美高梅登录中心 > www.4858com > 冯绍雷:普京与反对派——不是你想的那样

原标题:冯绍雷:普京与反对派——不是你想的那样

浏览次数:125 时间:2019-10-03

  原标题:这招反间计漂亮!叙反对派自相残杀

在2014年这一年中,当乌克兰冲突面临着“漩涡—激流式”的地缘政治情状之时,俄罗斯国内政治却相反呈现出罕见的团结一致。克里米亚的回归、西方的制裁、甚至包括2014年年底之前油价下跌、卢布汇率动荡之后的经济危机,这一连串的折腾,都没有能够改变局面。无论是内政、还是外交,俄罗斯人相信强人铁腕的魔力。80%以上的国内民意对普京的持续支持,成为当今世界的转型国家政治历史上前所未见的一个奇迹。

但是,2月28日俄罗斯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的突然遇刺身亡,似乎是俄罗斯国内政治生活中一颗定时炸弹的骤然爆炸,激起了各方的强烈反响,不光是海外媒体上一片激烈的抨击,而俄罗斯国内舆论也重现了对于内部政治的尖锐批评。一时间形势犹如黑云压城。人们普遍担心,俄罗斯是否重新将回到国内政治的动荡年代。

涅姆佐夫事件的突发提供了一个观察俄罗斯反对派走向的绝佳机会:第一,涅姆佐夫之死并未能推动五花八门的反对派之间迅速抱团;第二,这一事件并没有改变俄罗斯国内政治生态的基本局面,也没有能形成真正对政府形成杀伤力的大规模抗议活动;第三,在现政权和反对派之间两厢抗争的同时,却还有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紧密关联的另一面。这可能与一般人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一、值得关注的俄罗斯政府的危机处理

3月3日,在萨哈罗夫斯基中心举行的涅姆佐夫葬礼,成为各方高度关注的事态发展的一个关节点。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连续几天来各路反对派领军人物连续发表了大量批评言论,尽管各方人士自发云集事发地点,也举行了上万人的游行集会,在悼念这位惨遭不幸的政治家的同时,猛烈抨击时政。包括叶利钦总统夫人和女儿也出现于葬礼之上,当时,整个悼唁场景的气氛凝重悲壮。但是,在此敏感时刻,悼唁仪式依然有条不紊。

特别引人注意的是,不光普京总统本人通过一连串迅速举动、诸如迅速成立专门调查委员会、致电死者母亲、以及公开发言表明立场。而且一批高位阶的俄罗斯官方代表也出席了葬礼,对逝者表达了诚挚的哀悼。根据梅德韦杰夫总理的新闻秘书娜塔莉亚.基莫考娃的宣布:政府副总理谢尔盖.普利霍济科代表俄罗斯联邦政府参加悼唁。在目前俄罗斯的政府与反对派之间关系比较冷淡的背景下,这是一个相当高的政治规格。

事实上,在事发以后,俄罗斯主管经济的副总理德沃尔克维奇、农业部长费奥德洛夫、总理新闻秘书基莫考娃、政府办公厅负责人福尔考夫等先后都曾前往悼唁,向涅姆佐夫遗体告别。2月28日遇刺之后,作为总理,梅德韦杰夫还曾经专门向涅姆佐夫的家人和亲属表达了正式的深切慰问。官方立场明确表达了对这位暴行受害者和90年代俄罗斯政治人物的合情合理的评价和应有的尊重,这样的做法显然被舆论所接受。

普京新闻发言人佩斯高夫在2月28日事发后第一时间,迅速而鲜明地表示了政府立场,认为这一事件乃是“买凶杀人”,“意在当前国内仇恨情绪提升的敏感气氛下借机进行挑拨”。涅姆佐夫遇刺后,当时的国际国内舆论曾一片纷乱,对暴行背景和真相充满了疑虑和各种猜测。在这样情况之下,官方立场干脆利落的表达,至少对于当时局势的可能失控,起到了阻遏作用。

自由派评论家伊戈尔.普宁在3月1日撰文评论道:“这场谋杀,在所有可能的情况下,都是用来对克里姆林宫施加压力。而普京在第一时间所做的表态,以及他的周围人及时发表的对于涅的合情合理的评价,都非常有助于降低目前在俄罗斯已经达到相当高程度的仇恨心态。如果整个气氛有所改变,并不排斥,俄罗斯能够因此而使得政治体系出现一些改变。”

虽然,涅姆佐夫遇刺真相可能未必会在短时间内被查明和立即被披露,但是,当西方主流舆论和反对派统统都把矛头聚焦于普京政权,特别是当人们关注着反对派能否把涅姆佐夫之死,转变成为一场大规模抗议运动的时刻,俄罗斯官方“一软一硬”这两手干脆利落的危机处理,对于弛缓事态的激化起到了实际的作用。

二、涅姆佐夫之死为何受到重视

涅姆佐夫是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政治生活中的一位重要人物。90年代早期,出身于物理学专业的涅姆佐夫因在下诺夫哥罗德城的改革实绩,受到了叶利钦的青睐,他是当时和盖达尔、丘拜斯等人齐名的政治新星。90年代的叶利钦曾经专注于从年轻人当中选拔高级官员。1997年之后,涅姆佐夫一度担任第一副总理,并被认为是叶利钦总统人选的继承者。

90年代末年,俄罗斯政治形势峰回路转。经过对于先后有7位总理或代总理人选之多的仔细反复考量,叶利钦最终是在担任总理、并具有中左倾向的普利马科夫,以及曾一路受到自由派赏识擢拔的黑马普京之间做出了抉择。普京实际上是通过俄罗斯式的“禅让”,担当了总统大位。而在此同时的涅姆佐夫的政治生涯则急转直下,新世纪以后,涅姆佐夫成为自由主义反对派的主要领导人之一。直至2014年11月,涅姆佐夫还在反对派会议上号召反对派加强团结,以迎接2016年的议会选举,以及2018年的总统大选。

尽管生前生后,人们对于涅姆佐夫的评价并不完全一致,但是,总体上说,涅姆佐夫都被认为是反对派中唯一能够把五花八门的各路反对派,“包括共产党人和民族主义者,都合拢到一面旗帜之下的职业政治家”;有不少专家提出,涅姆佐夫是“唯一一位能够在政府和反对派之间起到中介作用的桥梁”;并且认为涅姆佐夫的“克里斯马型的个性”对于各路民众还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有些评论家认为:在莫斯科反贪污运动中暂露头角的反对派人士、曾经参选莫斯科市市长、现在是俄罗斯进步党领导人的阿里克谢.纳瓦尔内可以成为替代性的人物,认为他还是能够站在反对派的各派分歧意见之上,团结反对派内部各种力量。但是,更多的人认为,纳瓦尔内一向反对来自中亚各地移民来到俄罗斯,他的这种民族主义立场在诸如涅姆佐夫、卡西亚诺夫、雷日科夫等老一辈自由主义者当中,很少能够获得赞同。

而高等经济大学教授彼得罗夫认为:在涅姆佐夫之后,也许前总理卡西亚诺夫,以及前副总理库德林可以成为这样的替代性人物。但是,他又认为,这些人物并不具备涅姆佐夫那样的克里斯马型的个人魅力,而且,他们都比较回避尖锐问题,也不像涅那样,善于和左派和民族主义者打交道。

于是,涅姆佐夫的离去无论如何而言,不光是俄罗斯反对派的一个损失,而且,对于俄罗斯国内政治的未来而言,也是一个不可弥补的遗憾。

颇为意味深长的是,涅姆佐夫遇刺之后,与大量国际舆论把攻击矛头聚焦于俄罗斯现政权的做法不太一样,也和国际媒体充斥着冷战式意识形态偏颇的语调大相径庭,俄罗斯的国内舆论在批评政治现状的同时,却有不少议论专注于分析反对派和现政权之间的相互关系。这究竟反映出俄罗斯当前国内政治中的何种特性呢?

三、俄罗斯现政权和反对派之间的微妙关系

与一般人们想象的可能不太一样,俄罗斯执政集团和反对派之间除了确实存在着剑拔弩张的抗争局面之外,却还有着大量未被点破的千丝万缕的微妙关联。

在俄罗斯现今格局之下,存在着各色反对派。有来自右翼,也有来自左翼的;有比较温和的,也有比较激进的;有立足于体制之内的,更有独立于体制之外的反对派。如果仅仅以自由主义立场的反对派这一脉络而言,也可分出不同政治谱段的好几个类别。

俄罗斯能源企业中最大的私人企业家、前尤格斯总裁赫特尔考夫斯基(Михаи лХодорко вский,也有中文媒体译作霍多尔科夫斯基——观察者网注),可算是俄罗斯反对派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2003年10月他曾经因“图谋将战略资源输送国外”和逃税的罪名被捕入狱,一直关押到2013年的11月,也即在俄罗斯与西方关系有所调整和俄罗斯准备索契冬奥的气氛之下,经过德国的斡旋,才被送往欧洲。赫特尔考夫斯基出狱之后虽然对俄罗斯政治现状依然有尖锐的批评,但是,在若干关键问题上,他却公开表达了不同于西方立场、而又比较接近于普京立场的观点。两个月之前的2014年12月,赫特尔高夫斯基在接受俄罗斯自由派媒体《回声》电台的采访时,尽管批评了威权主义政治,但是,电台主编阿里克塞.维内迪克托夫曾经这样发问赫特尔高夫斯基:“你是否认为你和普京之间有着相似之处呢?”赫的回答是:“在我和俄罗斯总统这两人所考虑的目的方面,没有任何不同。”他说,当普京说到要使俄罗斯成为“具有强大经济的强大国家”时,他是同意的。赫特尔考夫斯基在这场采访中,又明确地表明:他支持普京关于“俄罗斯世界”的立场。这是一个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中发挥关键作用的概念。专家评论道:如果就主张法治、主张俄罗斯要建成欧洲式国家、主张俄罗斯不能脱离斯拉夫世界这样一些重大而基本问题的立场来说,赫特尔考夫斯基与普京之间竟然还存在着相似之点。

俄罗斯反对派中,还有被视为自由派教父式人物、90年代叶利钦时代的经济发展部部长、总统分析中心主任叶甫盖尼·雅辛博士,这位数理统计学专业出身的经济学家,曾经是赫特尔高夫斯基的坚定支持者,对新世纪以来的俄罗斯政治现状有着尖锐的批评,也和叶利钦夫人站在一起,作为反对派的精神领袖,出现在涅姆佐夫葬礼之上。但是,近两年来,普京请回雅辛,担任政府宏观经济社会问题的高级顾问,雅辛不光在一系列重要社会经济问题上提出自己的独特主张,特别在2014年底俄罗斯面临能源危机和卢布贬值的危急关头,他明确表示,在采取宏观政策以解救危机方面,他“与普京总统的立场是互相吻合的”;普京和雅辛,都是在危机形势下的激烈争论中依然主张自由主义路线的中央银行行长纳比乌琳娜的坚定支持者。

涅姆佐夫遇刺之后,被认为俄罗斯反对派中最有可能取而代之的一位政治家,那就是弗拉基米尔·雷日科夫。雷日科夫是一位对俄罗斯现行政治路线的公开批评者,与涅姆佐夫、卡西亚诺夫一起发起组织自由主义反对派政党。笔者曾经在不少重要会议的场合听到过他对当政者的尖锐批评,特别是对于腐败现象的调查和揭露相当大胆犀利。但是,这位很有希望成为涅姆佐夫替代者的反对派领导人,在电视等媒体上尽管批评政府,但从不恶语相伤普京总统本人;而且,雷日科夫本人与普京政权的高级智囊人物有着相当密切的个人关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雷日科夫非常关注中国改革开放。他最近的媒体访谈中,对于中国的反腐败进展感到非常兴奋,特别是对习主席所说的“老虎苍蝇一起打”给与了高度评价。

除了以上所列举的几位反对派领军人物,还有着象前第一副总理库德林这样的权重人物,舆论界希望他回归政坛呼声很高。根据舆论报道,他是因为关于国防开支问题,与政府主张不合而辞职下野。目前,他是处在非政府的民间研究机构,希望通过非官方立场的替代性政策主张,影响时局发展。按照库德林本人的表白,似乎2014年以来他本人与普京总统的联系远不若以前的密切。但是,事实上,这样一位有着非常丰富管理经验的高级官员、而且是在国际金融界人望极高的“反对派”,完全不能被排除一旦有需,仍可以重回朝廷,担当重任。

总而言之,尽管当代俄罗斯政治一日多变,难以预言;也尽管涅姆佐夫的遇刺表明了当前俄罗斯国内各种政治力量之间的相互仇恨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但是,涅姆佐夫事件的突发也提供了一个观察俄罗斯反对派走向的绝佳机会:

第一,涅姆佐夫之死并未能推动五花八门的反对派之间迅速抱团;

第二,这一事件并没有改变俄罗斯国内政治生态的基本局面,也没有能形成真正对政府形成杀伤力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第三,在现政权和反对派之间两厢抗争的同时,却还有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紧密关联的另一面。在涅姆佐夫遇刺的关键时刻,人们却还在观望着政府和反对派之间的和解可能,这样一种深层过程,说明表面上激烈对抗的双方事实上都还有着暗中期待妥协的另一面。这样一种状态,使得俄罗斯政局还有望不至于即刻走向极端。

(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和地区发展研究院院长,文章转自观察者)

  叙利亚东古塔战场,政府军和反对派已打了十几天激烈的巷战。3月12日最新战报显示,叙利亚政府军在东古塔战场又取得了重大突破,攻克了多处战略要地,将该地区反对派控制区域成功地一分为三。

  俄罗斯在叙利亚投入血本,一定要拔掉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旁边的战略要地——东古塔,这里也是反对派的老巢。被围在东古塔内部的主要是伊斯兰军、沙姆自由人组织、拉赫曼旅、征服阵线(曾经是基地组织分支,后来投靠了美国)等武装团伙。

  战局方面,之前尽管俄罗斯空天军优势明显,一顿狂轰滥炸,但客观上也制造了很多废墟,这些废墟对于政府军坦克来说是阻碍,对于反对派来说就是狙击战最好的掩护,反对派依靠地形优势,神出鬼没。

  反对派手里的王牌部队是拉赫曼旅,成员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而且战绩辉煌,与叙利亚政府军交战这几个月来累计已经狙杀了5名叙利亚政府军的将军,近日又有消息说这个拉赫曼旅又狙杀了政府军的哈茂德·马修将军。

  负责进攻拉赫曼旅的是叙利亚精锐部队“第4装甲师”,拥有14000人,下属3个作战旅和1个特种团 狮子特种部队,坦克用的T-72升级版,装备对比可以说是碾压了,没想到这个拉赫曼旅都是老油条,不和你硬拼,利用地形优势周旋,老鼠把老猫耍得团团转,政府军损失惨重。

  俄罗斯一看自己支持的叙利亚政府军损失太大了,这么打不行,天上的苏-24轮班轰炸,用“钻地弹”和“温压弹”把那些地道全都摧毁了,躲在掩体后、地道里的人全都被消灭干净,这下子推进速度快了很多。

  到目前为止,政府军已经占领了东古塔60%的区域,剩下的反对派也被分割包围,即将被定点清除,可以说胜券在握了。

www.4858com,  残余敌方武装若看不到希望拼个鱼死网破,也会给政府军造成不小的损失,普京是老谋深算的战略家了,派人跟反对派中战斗力最强的拉赫曼旅谈判:咱们别互相伤害了,你只要投降,我保证你的安全。

  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俄罗斯驻叙利亚冲突各方调解中心与非法武装团伙拉赫曼旅的头目举行了会谈,期间提出了让拉赫曼旅与恐怖组织‘征服阵线’划清界限的要求。”

  俄罗斯媒体的称呼,从“恐怖组织”变成“非法武装团伙”了,就算日后拉赫曼旅归顺了叙利亚政府军,也不会有太多争议。这是俄罗斯媒体捅出来的,按理来说反对派大敌当前,这种“通俄”的会谈应该保密才是,结果被俄罗斯媒体大张旗鼓地报道出来。

  且不论俄罗斯是真心招降还是使得“反间计”,反对派武装听到这个新闻报道直接大乱,开始自相残杀了。

  根据叙利亚当地媒体报道:在东古塔市区内,这些反对派武装之间开始内斗,公开在街上交火,这下子平民可倒了大霉,为了躲避子弹,平民被迫寻找隐蔽地点。

  俄罗斯下这么大力气帮助叙利亚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争夺在中东的话语权、影响力,甚至是海外军事基地都是明面上的理由,还有一个理由就是俄罗斯把叙利亚当做天然的“新型武器试验场”。

  据统计俄罗斯在叙利亚一共测试了200多种新式武器,充分检验了实战能力。

  东古塔战局即将结束,政府军胜利问题不大,这场战争中,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指控俄罗斯使用化学武器屠杀平民,结果手里连证据都没有。当年,美国在联合国指控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拿了一瓶白色粉末作为证据,结果打完了伊拉克啥都没找到。和现在指控叙利亚持有化学武器都是一个套路。这些指控只不过给空袭叙利亚政府军披上了一层“合法”的道德外衣。

本文由美高梅登录中心发布于www.485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冯绍雷:普京与反对派——不是你想的那样

关键词: www.4858com

上一篇:美英法对叙孟菲斯鼓动正确打击 那二种导弹或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