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登录中心 > 外国军情 > 艾哈迈达巴德交涉:蒋志清曾希图让毛泽东担当

原标题:艾哈迈达巴德交涉:蒋志清曾希图让毛泽东担当

浏览次数:197 时间:2019-08-28

至于蒋介石说的省主席一职可以考虑邀请中共人士担任,情报援引国民党内部人士的说法是:到非让步不可的时候,蒋介石准备让毛泽东出任新疆省政府主席。无法得知,当毛泽东听说蒋介石准备让他出任中国一个偏远省份的“主席”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

图片 11945年9月3日,重庆胜利日欢庆晚宴上,蒋介石向中共领导人毛泽东敬酒。

图片 2

毛泽东到达重庆的当天晚上,蒋介石举办了一个小型欢迎宴会。

一、毛泽东到达重庆的当天晚上,蒋介石举办了一个小型欢迎宴会

毛泽东与蒋介石见面了。他们至少有十几年没有见过面了。上一次见面可能是在广州,那时蒋介石是国民革命军的统帅,毛泽东则以国民党员的身份代理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一年后,随着国共两党的决裂,两个人从此成为政治上和军事上的对手,他们率领各自的武装力量所进行的较量,每一刻都关乎各自的生死存亡。因此,即使毛泽东来到蒋介石面前,国共双方的高级官员们还是感到他们握手的那一瞬间有点不可思议。

毛泽东与蒋介石见面了。他们至少有十几年没有见过面了。上一次见面可能是在广州,那时蒋介石是国民革命军的统帅,毛泽东则以国民党员的身份代理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一年后,随着国共两党的决裂,两个人从此成为政治上和军事上的对手,他们率领各自的武装力量所进行的较量,每一刻都关乎各自的生死存亡。因此,即使毛泽东来到蒋介石面前,国共双方的高级官员们还是感到他们握手的那一瞬间有点不可思议。

此时,两个人的威望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二、此时,两个人的威望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作为二战中国战区的军事统帅,历经八年的抗日战争,蒋介石在国际社会已成为率领国民抵抗外国侵略的意志坚强的领袖。现在,他更有理由充满自信:他拥有四百万以上装备精良的正规军,苏、美援助中国抗日的所有武器都在国民党军队手中。尽管他向毛泽东发出邀请时有一种“恩赐”的感觉,也慷慨地公开表示他将对毛泽东“以诚挚待之”,但是,在与毛泽东见面的那一瞬间,他还是感到了一种强烈的羞辱:近二十年来,他不断地表示一定要把“祸匪”共产党斩尽杀绝,甚至数次宣布毛泽东已被他的军队“击毙”。恍如昨日的一切如何能与今天这个举杯问候的场面对应?眼前这个长期与他对抗的“匪首”如不受到惩罚谁人还能服从他的政府?他领导的国家还能称得上是有尊严的国家吗?

作为二战中国战区的军事统帅,历经八年的抗日战争,蒋介石在国际社会已成为率领国民抵抗外国侵略的意志坚强的领袖。

此刻,在长征途中面容憔悴、身体消瘦的毛泽东已经容光焕发、体态丰满,这个中国历史上最着名的革命者已经顺利地完成了创造伟业的一切准备。抗战后期在延安开展的整风运动,使中国共产党无论在组织上还是在思想上,都得到空前的统一,他在党内的威望和地位已是无可置疑。此时,他宽大的上衣口袋里揣着延安发来的“解放区实力政权”统计电报,这封电报犹如一份共产党人的“财产”清单:“全军已扩大到一百二十七万人,民兵发展到二百六十八万余人,地区扩大到一百零四万八千余平方公里,人口扩大到一万二千五百五十万,行署二十三个,专署九十个,县政权五百九十个,县城二百八十五座……”

现在,他更有理由充满自信:他拥有四百万以上装备精良的正规军,苏、美援助中国抗日的所有武器都在国民党军队手中。尽管他向毛泽东发出邀请时有一种“恩赐”的感觉,也慷慨地公开表示他将对毛泽东“以诚挚待之”,但是,在与毛泽东见面的那一瞬间,他还是感到了一种强烈的羞辱:

由于蒋介石没有料到毛泽东真的会来,因此,在毛泽东抵达重庆的当天,他才匆忙召集会议讨论对策。会议临时确定了三条谈判方针:一、不得与现在政府法统之外来谈改组政府问题;二、不得分期或局部解决,必须现时整个解决一切问题;三、归结于政令、军令之统一,一切问题,必须以此为中心。

图片 3

共产党方面提出了关于谈判的十一点意见。

--近二十年来,他不断地表示一定要把“祸匪”共产党斩尽杀绝,甚至数次宣布毛泽东已被他的军队“击毙”。——恍如昨日的一切如何能与今天这个举杯问候的场面对应?眼前这个长期与他对抗的“匪首”如不受到惩罚谁人还能服从他的政府?他领导的国家还能称得上是有尊严的国家吗?

与毛泽东之前提出的政治主张相比,共产党人再次作出重大让步:不但承认蒋介石的领导地位,承认国民党政权,而且舍弃了“联合政府”的提法,只要求“参加政府”。当然,这份意见中包含着两个核心的政治问题,即军队国家化和结束党治。

此刻,在长征途中面容憔悴、身体消瘦的毛泽东已经容光焕发、体态丰满,这个中国历史上最着名的革命者已经顺利地完成了创造伟业的一切准备。抗战后期在延安开展的整风运动,使中国共产党无论在组织上还是在思想上,都得到空前的统一,他在党内的威望和地位已是无可置疑。

看到共产党人的意见后,蒋介石的感受是:“脑筋深受刺激。”

图片 4

蒋介石与毛泽东进行了单独谈话。陪同毛泽东前往重庆的胡乔木回忆,在重庆,蒋介石与毛泽东会面有十一次之多,大多是在公开场合,但两人的几次重要会谈都是秘密的,蒋介石开出了价码:承认解放区事实上是绝对行不通的,在中共真正做到军令政令统一之后,各县的行政人员经中央考核后酌情留任,省一级人员乃至省主席可以考虑邀请中共人士担任。关于政治问题,国民政府正考虑把战时国防最高委员会改组为政治会议,各党派代表都可以参加,但是中央政府的组织和人事暂不变动。如果中共方面现在就想参加政府,可以考虑。也可以增加中共在国民大会的代表名额,但是现在的国民代表不能重选。关于军队问题,国民政府能够允许的最高限度是:中共军队整编为十二个师。

此时,他宽大的上衣口袋里揣着延安发来的“解放区实力政权”统计电报,这封电报犹如一份共产党人的“财产”清单:“全军已扩大到127万人(东北发展的3万在内),民兵发展到268万余人,地区扩大到104万8千余平方公里,人口扩大到1亿2500万,行署二十三个,专署九十个,县政权五590个,县城285座……”

坐在蒋介石对面的毛泽东不置可否。共产党方面已经得到关于蒋介石谈判底线的情报,这份由中共南方局提供的情报相当准确:蒋介石在军队问题上最后可能让步到十六个师,国民大会的代表名额可以让步到百分之七。至于蒋介石说的省主席一职可以考虑邀请中共人士担任,情报援引国民党内部人士的说法是:到非让步不可的时候,蒋介石准备让毛泽东出任新疆省政府主席。无法得知,当毛泽东听说蒋介石准备让他出任中国一个偏远省份的“主席”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

由于蒋介石没有料到毛泽东真的会来,因此,在毛泽东抵达重庆的当天,他才匆忙召集会议讨论对策。会议临时确定了三条谈判方针:一、不得与现在政府法统之外来谈改组政府问题;二、不得分期或局部解决,必须现时整个解决一切问题;三、归结于政令、军令之统一,一切问题,必须以此为中心。

除了对共产党提出的“承认蒋先生在全国的领导地位”这一条表示“不胜赞佩”之外,国民党方面对其他问题没有任何让步的迹象。就在国共两党艰难地讨价还价的时候,参与谈判的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的态度突然强硬起来,原因是他必须带着国共谈判的某种成果回国述职。于是,赫尔利不耐烦地宣称:要么承认国民党统一,要么宣布谈判破裂。毛泽东对赫尔利说,我们的态度是:不承认,也不破裂,问题复杂,还要讨论。

共产党方面提出了关于谈判的十一点意见。

赫尔利空手回美国去了。

与毛泽东之前提出的政治主张相比,共产党人再次作出重大让步:不但承认蒋介石的领导地位,承认国民党政权,而且舍弃了“联合政府”的提法,只要求“参加政府”。当然,这份意见中包含着两个核心的政治问题,即军队国家化和结束党治。

蒋介石焦躁不安。在他看来,毛泽东和共产党人依旧是“匪”。而之所以还要与毛泽东周旋,其目的,蒋介石在给各战区司令长官的密令中表述得明白无误:“目前与奸党谈判,乃系窥测其要求与目的,以拖延时间,缓和国际视线,俾国军抓紧时机,迅速收复沦陷区中心城市。待国军控制所有战略据点、交通线,将寇军完全受降后,再以有利之优越军事形势与奸党作具体谈判。彼如不能在军令政令统一原则下屈服,即以土匪清剿之。”

图片 5

毛泽东也十分疲惫,但是只要和谈的期待还有,他就必须坚持下去。毛泽东出席了由孙中山之子孙科举行的盛大酒会,与宋庆龄、冯玉祥、邵力子、张治中、沈钧儒、郭沫若、傅斯年等一一举杯。他把《沁园春·雪》赠给了辛亥前辈柳亚子这首一九三六年冬天写于共产党人艰苦转战中的诗作,以傲视群雄的气概再次令蒋介石“深受刺激”。他还出席了包括白崇禧在内的国民党军高级将领举行的欢迎宴会或茶话会。他主动宴请各界朋友,从政界、军界、文化界到产业界。他甚至看望了一向反共的陈立夫和戴季陶。

三、看到共产党人的意见后,蒋介石的感受是:“脑筋深受刺激。”

但是,令人担忧的事情还是出现了。此时,美军不但占领了从广州湾到秦皇岛的沿海各大城市和交通要道,还动用飞机和军舰日夜兼程地帮国民党军运送兵力。更严重的是,国民党中统局拟定了以“蒋总统要经常咨询国事”为借口扣留毛泽东于重庆的计划。延安给毛泽东发来电报,建议毛泽东回来。毛泽东的态度是:继续留在重庆。同时,在有把握的情况下,反击胡宗南、阎锡山、傅作义向解放区发动的进攻,打几个大胜仗支援重庆谈判。

蒋介石与毛泽东进行了单独谈话。--陪同毛泽东前往重庆的胡乔木回忆,在重庆,蒋介石与毛泽东会面有十一次之多,大多是在公开场合,但两人的几次重要会谈都是秘密的,蒋介石开出了价码:承认解放区事实上是绝对行不通的,在中共真正做到军令政令统一之后,各县的行政人员经中央考核后酌情留任,省一级人员乃至省主席可以考虑邀请中共人士担任。

局部的军事冲突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关于政治问题,国民政府正考虑把战时国防最高委员会改组为政治会议,各党派代表都可以参加,但是中央政府的组织和人事暂不变动。如果中共方面现在就想参加政府,可以考虑。也可以增加中共在国民大会的代表名额,但是现在的国民代表不能重选。关于军队问题,国民政府能够允许的最高限度是:中共军队整编为十二个师。

在华美军在那个时刻所充当的角色充满戏剧性。他们在帮助蒋介石日夜运送兵力的同时,竟然也为共产党人做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那就是用飞机把共产党的将领们送到了前线。就在滞留延安的共产党将领急需返回各解放区的时候,恰巧有一架美军观察组的运输机从西安飞到延安,于是共产党人便对美军飞行员说,能否帮助我们运送几个人去太行山?美军飞行员在没有询问究竟是什么人的情况下痛快地答应了。飞机离开延安的那天,中央外事联络科长黄华去机场给美军飞行员送行,看见机翼下准备登机的一群人时,吓了一跳,这些人是:刘伯承、邓小平、陈毅、薄一波、林彪、滕代远、张际春、陈赓、陈再道、陈锡联、萧劲光、宋时轮、杨得志、李天佑、邓华、王近山、傅秋涛、邓克明、江华和聂鹤亭。黄华当即向军委秘书长杨尚昆请求陪同飞行,因为一旦出了问题,他可以充当翻译。在小小的道格拉斯运输机的货舱里,二十一位共产党高级将领挤在一起。如果这架运输机真的出了事故,中国解放战争的历史也许会是另一种样子。

图片 6

四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在太行山深处的一个简易机场。

坐在蒋介石对面的毛泽东不置可否。共产党方面已经得到关于蒋介石谈判底线的情报,这份由中共南方局提供的情报相当准确:蒋介石在军队问题上最后可能让步到十六个师,国民大会的代表名额可以让步到百分之七。至于蒋介石说的省主席一职可以考虑邀请中共人士担任,情报援引国民党内部人士的说法是:到非让步不可的时候,蒋介石准备让毛泽东出任新疆省政府主席。无法得知,当毛泽东听说蒋介石准备让他出任中国一个偏远省份的“主席”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

共产党将领们立即奔赴各解放区。

除了对共产党提出的“承认蒋先生在全国的领导地位”这一条表示“不胜赞佩”之外,国民党方面对其他问题没有任何让步的迹象。就在国共两党艰难地讨价还价的时候,参与谈判的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的态度突然强硬起来,原因是他必须带着国共谈判的某种成果回国述职。于是,赫尔利不耐烦地宣称:要么承认国民党统一,要么宣布谈判破裂。毛泽东对赫尔利说,我们的态度是:不承认,也不破裂,问题复杂,还要讨论。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日,共产党代表与国民党代表在重庆桂园的客厅里签署了《国民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这就是中国当代史上着名的《双十协定》。

四、赫尔利空手回美国去了。

毛泽东要离开重庆了。蒋介石与毛泽东又见了一面,并进行了长谈。蒋介石说,国共两党,不可缺一,党都有缺点,也都有专长。我们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十年之内总要搞出个名堂,否则对不起人民。毛泽东向蒋介石谈起土地革命。蒋介石听后说,很好,将来这些事都给你们来办。最后,蒋介石再次劝告毛泽东,不要搞军队,如果专门在政治上竞争,可以被接受。毛泽东则表示,赞成军队只为国防不为党派。于是,蒋介石对毛泽东说,我们二人能合作,世界就好办了。

蒋介石焦躁不安。在他看来,毛泽东和共产党人依旧是“匪”。而之所以还要与毛泽东周旋,其目的,蒋介石在给各战区司令长官的密令中表述得明白无误:“目前与奸党谈判,乃系窥测其要求与目的,以拖延时间,缓和国际视线,俾国军抓紧时机,迅速收复沦陷区中心城市。待国军控制所有战略据点、交通线,将寇军完全受降后,再以有利之优越军事形势与奸党作具体谈判。彼如不能在军令政令统一原则下屈服,即以土匪清剿之。”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一日,毛泽东与蒋介石握手道别。

图片 7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此一别便是他们的永别。

毛泽东也十分疲惫,但是只要和谈的期待还有,他就必须坚持下去。毛泽东出席了由孙中山之子孙科举行的盛大酒会,与宋庆龄、冯玉祥、邵力子、张治中、沈钧儒、郭沫若、傅斯年等一一举杯。他把《沁园春·雪》赠给了辛亥前辈柳亚子--这首一九三六年冬天写于共产党人艰苦转战中的诗作,以傲视群雄的气概再次令蒋介石“深受刺激”。他还出席了包括白崇禧在内的国民党军高级将领举行的欢迎宴会或茶话会。他主动宴请各界朋友,从政界、军界、文化界到产业界。他甚至看望了一向反共的陈立夫和戴季陶。

但是,令人担忧的事情还是出现了。此时,美军不但占领了从广州湾到秦皇岛的沿海各大城市和交通要道,还动用飞机和军舰日夜兼程地帮国民党军运送兵力。更严重的是,国民党中统局拟定了以“蒋总统要经常咨询国事”为借口扣留毛泽东于重庆的计划。延安给毛泽东发来电报,建议毛泽东回来。毛泽东的态度是:继续留在重庆。同时,在有把握的情况下,反击胡宗南、阎锡山、傅作义向解放区发动的进攻,打几个大胜仗支援重庆谈判。

图片 8

五、局部的军事冲突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在华美军在那个时刻所充当的角色充满戏剧性。他们在帮助蒋介石日夜运送兵力的同时,竟然也为共产党人做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那就是用飞机把共产党的将领们送到了前线。就在滞留延安的共产党将领急需返回各解放区的时候,恰巧有一架美军观察组的运输机从西安飞到延安,于是共产党人便对美军飞行员说,能否帮助我们运送几个人去太行山?美军飞行员在没有询问究竟是什么人的情况下痛快地答应了。

飞机离开延安的那天,中央外事联络科长黄华去机场给美军飞行员送行,看见机翼下准备登机的一群人时,吓了一跳,这些人是:刘伯承、邓小平、陈毅、薄一波、林彪、滕代远、张际春、陈赓、陈再道、陈锡联、萧劲光、宋时轮、杨得志、李天佑、邓华、王近山、傅秋涛、邓克明、江华和聂鹤亭。黄华当即向军委秘书长杨尚昆请求陪同飞行,因为一旦出了问题,他可以充当翻译。在小小的道格拉斯运输机的货舱里,二十一位共产党高级将领挤在一起。--如果这架运输机真的出了事故,中国解放战争的历史也许会是另一种样子。

四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在太行山深处的一个简易机场。共产党将领们立即奔赴各解放区。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日,共产党代表与国民党代表在重庆桂园的客厅里签署了《国民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这就是中国当代史上着名的《双十协定》。

六、毛泽东要离开重庆了。蒋介石与毛泽东又见了一面,并进行了长谈。

蒋介石说,国共两党,不可缺一,党都有缺点,也都有专长。我们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十年之内总要搞出个名堂,否则对不起人民。

毛泽东向蒋介石谈起土地革命。蒋介石听后说,很好,将来这些事都给你们来办。最后,蒋介石再次劝告毛泽东,不要搞军队,如果专门在政治上竞争,可以被接受。毛泽东则表示,赞成军队只为国防不为党派。于是,蒋介石对毛泽东说,我们二人能合作,世界就好办了。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一日,毛泽东与蒋介石握手道别。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此一别便是他们的永别。XLW

图片 9

重庆谈判时

毛泽东的“护驾赵子龙”

张老侃/重庆渝中区

背景:1945年8月,毛泽东赴重庆谈判时,登机前有张珍贵的合影照,其中有两位特别的随员,一位是胡乔木,一位就是有“护驾赵子龙”之称的陈龙。陈龙时任中央社会部治安科长,有一手好枪法,晚上能打数十米外的香头。

夜宿林园

1945年8月,毛泽东要去重庆和蒋介石谈判的消息,就像一阵狂风刮过黄土高原,人们有一千个理由、一万个理由为领袖的安危担忧。

唯一的办法是选派最忠诚、最勇敢、最机警的卫士,像“护驾的赵子龙”一样形影不离地贴身跟随。派谁呢?毛主席对中央社会部副部长李克农说:“你们那里不是有个陈龙吗?去个武的吧。”随后,李克农对陈龙嘱咐:“你是毛主席亲自点的将啊!”并解下佩带多年的左轮手枪送给了他。

8月28日下午三点,毛泽东乘坐的飞机降落在九龙坡机场,当晩来到蒋介石的官邸林园。蒋以东道主身份宴请毛泽东,名曰“洗尘”。

大宴会厅一侧还有一个小厅,毛泽东的卫士陈龙、龙飞虎、舒光才等人,由蒋介石的侍卫官们陪着吃喝。

图片 10

一个官阶很高的侍卫官操着浓重的浙江话问道:“陈先生是哪里人?”“东北人。”陈龙的回答大出此人的意料,他又问:“不对吧,毛先生是湖南人,陈先生怎么会是东北人?”陈龙反问:“你们几位都是浙江人吧?还可能都是奉化的?”几位侍卫官都连连点头。“可我们这几个人倒是天南海北,龙副官、舒副官都是江西人,这里既没有湖南人,更没有湘潭人。”陈龙从容地答对着。共产党领袖的贴身保镖居然不是领袖的同乡,蒋介石的侍卫官们大张着惊奇的眼。

陈龙早听说重庆是“天不晴、路不平、灯不明”。但是,在总统府里停电,这倒是万万没想到的。吃过晚饭,毛泽东在灯下看报。突然,电灯灭了,整个楼里一片漆黑。

刚点上蜡烛,窗外闪过几道手电光,影影绰绰看见几个彪形大汉朝这边走来。陈龙低声命令:“注意!”这时门外有人喊了声:“报告!”毛泽东轻轻挥了下手,陈龙应了一声:“请进。”“蒋主席来看望毛先生。”话音刚落的刹那间,电灯突然亮了。

陈龙明白了,这是蒋介石手下人有意搞的一套鬼把戏,无非是给毛主席一个“下马威”!“卑鄙!”陈龙在心中暗骂一句。

危楼脱险

9月1日傍晚,中苏文化协会举办鸡尾酒会、图片展览,邀请毛泽东参加。这是毛泽东来渝后首次在公开场合露面。

会场里气氛热烈,与会的各界名人争先恐后地围上来和毛泽东握手、问好。冯玉祥眼含热泪紧紧拉着毛泽东的手,两人激动地举起酒杯。毛泽东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欢笑声、掌声、祝酒声。

酒会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苏联大使彼德洛夫邀毛泽东到楼上参观。谁知人们也纷纷拥上楼来,人人都要一睹毛泽东的风采。上楼的人越来越多。这时,一直紧跟在毛泽东身边的陈龙忽觉楼板一阵颤动,未料到马上就要出现险情。

忽然,楼板又一次颤抖。危险随时都可能发生!就在这一霎间,陈龙看见周恩来向他发出一个示意明确的暗示。军人的素质,卫士的机警,几乎在同时起了作用,陈龙马上从毛泽东的身后挤到了前面,一只手挽着毛泽东的胳膊,另一只手用力推开众人,低声说道:“主席快走!”只见周恩来、王若飞、龙飞虎等人也一起上前,拥着毛泽东走下楼梯。小院里人太多,只好拐到楼后的一个小巷。

人们又拥了过来。如果让人们拥进,情况会更加不堪设想。陈龙只得担当断后的任务。他站在一道门的中央,两手死死地把着门,用身体阻挡拥来的人群。只争取了几分钟,毛泽东已经安全地走到小巷口,坐进了开往红岩村的轿车。

山城枪声

自从毛泽东到重庆,蒋介石的谋士们便一个接一个地向蒋献计,目的只有一个,设法除掉心腹大患。有人怂恿戴笠尽早下毒手。有人出谋:让谈判无限期地拖下去,把毛泽东、周恩来扣作人质……这不失为一良策。蒋介石这几天就采取了“拖”的战术。他一方面要困住毛泽东,一方面要看“上党战役”的结果……许多关心毛泽东人身安全的友好人士建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尽管形势险恶,毛泽东依然从容地来往于桂园和红岩村之间,每天都与各界人士会晤、畅谈。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毛泽东书写了诗词赠柳亚子。《沁园春·雪》的发表,毛泽东的才华冠盖山城。社会舆论的巨大作用,终于迫使蒋介石同意在和谈协定上签字画押。时不我待,中共谈判代表团及时宣布毛泽东将在近日返回延安。

10月8日晚,张治中在林森路军委大礼堂举行欢送晚会。哪知,就在这天晚上,在离红岩村不远的嘉陵江边公路上,传出一声枪响,年方35岁、外表颇似周恩来的八路军驻渝办事处秘书李少石饮弹身亡。

事发当晩毛泽东要赶回红岩村。为防不测,张治中劝毛泽东留在市区住宿。毛泽东显得分外地冷静和沉着,仍坚持回红岩村。周恩来叫来重庆宪兵司令张镇,以威严的目光逼视着:“今天就用你的车把毛先生送回去。”张镇连声承诺。一路上,陈龙的左轮手枪枪口一直在暗中对着张镇。

10月10日,国共双方经过四十余天的在谈判桌上、战场上的反复较量,终于在桂园举行了签字仪式。11日上午,从林园到九龙坡机场由宪兵沿途警戒。毛泽东一行人登上飞往延安的飞机。仍留在重庆的周恩来,紧握着陈龙的手,亲切地说:“这些天辛苦你了。”

毛泽东重庆谈判身边一虎二龙三鼠护驾

核心提示:在旁边的周恩来一听,也不禁连连叫好:“一虎二龙三鼠,为毛主席护驾,凑都没这么好,真是无巧不成书呀!”毛泽东听到这个“一虎二龙三鼠”的说法,也哈哈大笑:“龙、虎、鼠,都给他们当了,哪我当什么呢?当不了龙虎,当钻地洞的老鼠吧,哈哈,也没份儿了呀!”

毛泽东多次身历险境而毫发无损,多次面对穷凶极恶的敌人而安然无恙,这一切,除了他本人的大智大勇外,还要归功于他身边那支神秘骁勇的警卫部队。这是一支战斗力极强的钢铁部队,号称“红色战车”。《毛泽东的红色卫队》以翔实的史料、生动的文笔记述了毛泽东警卫部队的辉煌历史,揭开了这支红色卫队的神秘面纱。

一虎二龙三鼠为毛泽东护驾

1945年8月,日本终于投降了,中国历史又进入了一个重大的转折关头。

延安的毛泽东、朱德等人工作很紧张。抗战胜利来临之快速,于蒋介石来说,更是极度意料之外。当获知日本要投降的消息时,他完全手脚乱了。

好在他早就有与中共夺取胜利果实的打算。8月14日,在某幕僚的建议下,他啥都没想好,就“按计”先发制人地向延安发出电报———邀请毛泽东赴重庆“谈判”。16日,素为“中央喉舌”的《中央日报》国内要闻版以三栏篇幅、大字标题刊出“蒋主席电毛泽东,请克日来渝共商国是”的新闻,抢先摆出要“谈判求和平”的姿态。

紧接着,20日、23日,蒋介石又连续发出两封电报,要求毛泽东去重庆与他“共定大计”,且“已准备飞机迎接”。区区10日之内,蒋介石三请毛泽东,大有毛泽东不去,“国是”就没法办了之意。

对于蒋介石的“盛情邀请”,延安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一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鸿门宴。可若毛泽东不去重庆进行所谓的“谈判”,蒋介石就可以把“不要和平”的屎盆子扣到延安方面。毛泽东等人召开会议,讨论后决定由周恩来先去重庆,毛泽东去不去、何时去由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再根据情况确定。

谁知周恩来尚未启程,8月24日,盟国中国战区的美军司令官魏德迈在继蒋介石“三邀”之后,也发电邀请毛泽东赴渝和谈。美国人的介入,使得局势变得更加复杂。

25日晚,中央政治局再次开会讨论毛泽东去重庆的问题。为了国内和平,毛泽东毅然决定深入虎穴去。政治局决定由周恩来、王若飞陪同前往。

毛泽东去重庆的安全自然是党中央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

经过多次研究,周恩来和康生决定指定龙飞虎和陈龙负责,另派颜太龙去。为什么派龙飞虎和颜太龙去呢?他们两个都是井冈山下来的老红军,且是贺子珍的永新县老乡,经历过长征的考验,智勇双全。

在西安事变时,他们先后随周恩来去西安负责保卫工作。抗战爆发后,1938年,周恩来去重庆与国民党继续进行谈判。两人先后随从并在八路军重庆办事处负责曾家岩和红岩村的保卫和行政工作,龙飞虎为周公馆馆长,颜太龙为副官。

周恩来外出,一般是他们两人随从保卫。1941年,周恩来、邓颖超、林彪从重庆返回延安,龙飞虎、颜太龙也随之回到延安。两人对重庆的情况很熟悉,又长期负责保卫工作,政治上也可靠,是毛泽东去重庆的最佳警卫人选。

随后,周恩来和康生等人对毛泽东在重庆的保卫工作又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经过仔细考虑,决定除龙飞虎、陈龙、颜太龙外,还增派蒋泽民等人为保卫人员;毛泽东的警卫班派齐吉树去照料生活,另派枪法不错的警卫员舒光才、戚继恕等人随行。

同时,周恩来对尚在重庆各单位的保卫工作也进行了安排,曾家岩50号周公馆的保卫,由武全奎负责;红岩村八路军办事处的保卫,由办事处主任钱之光负责,何谦、吴宗汉等人协助;谈判期间代表团对外办公地点的保卫,由朱友学负责。

散会后,周恩来、康生、李克农等人,来到毛泽东住处。

康生拿着李克农写好的随从名单琢磨着,边踱步,边咬文嚼字地念着他们的名字:“陈龙、龙飞虎、颜太龙……”突然节节叫好,“好,二龙一虎护驾,主席这次去重庆肯定平安无事!”

二龙自然是指陈龙、颜太龙,一虎则是指龙飞虎。

李克农笑道:“康老,除了二龙一虎外,还有‘三鼠’呢!”

“哪三鼠?”康生问道。“齐吉树、舒光才、戚继恕三人,不是‘三鼠’(树、舒、恕与鼠同音)吗?”

在旁边的周恩来一听,也不禁连连叫好:“一虎二龙三鼠,为毛主席护驾,凑都没这么好,真是无巧不成书呀!”

毛泽东听到这个“一虎二龙三鼠”的说法,也哈哈大笑:“龙、虎、鼠,都给他们当了,哪我当什么呢?当不了龙虎,当钻地洞的老鼠吧,哈哈,也没份儿了呀!”

有“怪才”之称的康生灵机一动地说:“那你只能当鸿门宴中的那个沛公了!”

毛泽东却若有所思地说:“多年的战祸把中国人民害得苦不堪言,国不成国,家不成家。我一不当沛公,二不当霸王,此行只为和平建国虑!”

一虎二龙三鼠陪毛泽东闯“虎穴”

1945年8月28日下午3时27分,毛泽东等人乘坐的飞机经过五六个小时的飞行,徐徐降落在重庆九龙坡机场。

当晚,蒋介石在林园宴请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一行。

宴会结束后,毛泽东回到了林园的下榻地。

林园原是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公馆,林森去世后改作国民政府招待所。在毛泽东到来之前,龙飞虎带着警卫员先将驻地检查了一遍。周恩来也赶过来,亲自查寻了一遍,然后交代龙飞虎说:“毛主席住中间的那间玻璃房,你们警卫员住旁边的那间平房。”

毛泽东是在酒宴结束后,才来到玻璃房的。蒋介石、宋美玲、蒋经国都住在林园。颜太龙带着舒光才、戚继恕等人去保卫周恩来和王若飞的住处了,只有陈龙、龙飞虎和齐吉树三人负责警卫毛泽东。

重庆虽是大后方陪都,但特务、流氓、官家子弟横行,各种帮会也浑水摸鱼,社会治安十分糟糕。而蒋介石邀请毛泽东赴渝,谁都知道是一场鸿门宴,因此,保卫毛泽东安全的任务十分繁重。

在夜幕之下,军统特务和蒋介石的侍卫散布在各处,有明的,有暗的,林园里面人影婆娑。龙飞虎、陈龙和齐吉树身在“虎穴”里,不敢怠慢,也不敢大意,提着枪,守卫在平房,警惕地注视着外面的动静。

果然不出他们所料,突然,一队荷枪实弹的卫兵向毛泽东住处走过来了。随即,一名国民党军官走过来,告诉说:“蒋先生来看望毛先生了。”

在张治中、邵力子陪同下,蒋介石由一大群侍卫簇拥着,走过来了。齐吉树立即跑进房子报告毛泽东。毛泽东说:“那就请他们进来吧。”

齐吉树出门迎客时,龙飞虎和陈龙立即退出平房,与蒋介石的侍卫一起笔直地站在室外,警卫四周。齐吉树把客人迎进房子后,边倒茶,边在旁边侍卫,观察动静。

毛泽东和蒋介石寒暄后,谈起会谈事项,两人商定了双方谈判代表的名单,中共方面为周恩来和王若飞,国民党方面为张治中、邵力子、张群。约交谈了半个小时,蒋介石等人告辞离去。

蒋介石走后,龙飞虎三人“一龙一虎一鼠”没有松懈,坐在平房的沙发上,双手握着顶上膛的枪,不敢入睡,也不敢打盹,枕戈待旦。

第二日早晨,毛泽东起得很早。随后,在警卫人员陪护下,在园子里散步。碰巧,蒋介石也起得早。结果,两人不期而遇,打了招呼后,见旁边有个圆形石桌,于是谦让着,走过去,坐下来谈话。

陈龙和龙飞虎没打扰他们,稍微离开了一段距离,看着两位巨人谈说着。这时,八路军重庆办事处的童小鹏正好带着照相机远远地跑过来,对着他们“啪啪”拍下了一幅具有历史意义的合影。

毛泽东和蒋介石说了些什么,无人而知。警卫员们也没有听清楚。

之后,毛泽东在林园又住了一晚。

晚上,四周照旧有不少特务和宪兵走动。陈龙和龙飞虎不放心,不敢睡觉,在毛泽东卧室外的沙发上彻夜坐着,警卫班则在外站岗。重庆的蚊子非常多。两天两夜下来,龙飞虎认为这样熬下去不是事。第二日一大早,他找到周恩来汇报说:“大家都感到很疲倦。这样熬下去肯定不行,警卫力量也不够!”

本文由美高梅登录中心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艾哈迈达巴德交涉:蒋志清曾希图让毛泽东担当

关键词: www.4858com

上一篇:中共党史上“弄假成真”的7对著名革命夫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