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登录中心 > 外国军情 > 手上的斧头

原标题:手上的斧头

浏览次数:97 时间:2019-08-13

说到民国杀手,必须提到一个人。他就是斧头帮第一任帮主王亚樵,他虽然是黑帮人士,但他也是一个抗日英雄,死在他手上的日寇不计其数。

    整部电影当中,无论是封闭的旅馆,漫山的大雪,神秘的迷宫或者是丹尼眼中可怕的幻觉和尼克尔森渐渐癫狂的眼神都似乎在暗示或者叙述一个幽闭环境中弑妻杀子的疯狂行径.然而,当我们仔细坐下来想时,"库布里克真的只是想讲述一个疯狂的杀戮故事吗?"我们当然不会相信.因为这绝对不是一部简单的恐怖电影,这是一部库布里克的恐怖电影.于是我们重新回到了电影当中,就好像遵从着库布里克的指点般,再次进入那座封闭的迷宫中.

上海滩上不管你是政府高官,还是帮派人士,都不敢去招惹杜月笙,但是他的结局也是很悲惨的,被军统设计枪杀。

www.4858com 1

王亚樵虽然是一个杀手,但是他小时候还参加过科举考试,当时还名列前十。辛亥 革命爆发后,他在当地组织了地方武装。后来还加入了很多组织,但是这些组织基本上都倒闭了。

人生不如意的王亚樵来到了上海滩,多年的斗争让他深刻体会到了劳工的艰辛,于是他决定成立劳工会。他买了100多把斧头,组成“斧头队”,为饱受欺压盘剥的劳工撑腰出气。这也是最早的斧头帮,跟我们认知中的黑帮还是存在很大差距的。

王亚樵就靠斧头在上海滩打出了一片天,拜在他门下的门徒越来越多,王亚樵也因此一跃成为“上海劳工总会”的总头目,会员达十几万,门徒增加到数千人。 当时在上海滩上他可以说是称霸一方,像黄金荣、杜月笙这些青帮大佬看见王亚樵都得绕道而走,并且嘱咐手下的人千万别去惹王亚樵。

www.4858com,一次,王亚樵与上海警备司令杨虎意见不一发生冲突,因王个子矮小,竟爬上凳子抽了杨虎两个嘴巴子,这位握有重兵的杨司令深知王亚樵难对付,不敢还手,还给王亚樵赔笑脸,悻悻窘极。王亚樵之厉害,由此可见一斑。

由于王亚樵声名在外, 蒋介石立刻派戴笠、胡宗南等人去拉拢,收买王亚樵。但是王亚樵害怕他当年暗杀 蒋介石的事情败露,就没有答应。这可把 蒋介石惹火, 蒋介石认为他不识抬举,非常气愤。

www.4858com 2

俗话说百密终有一疏,后来王亚樵的几个门徒被捕,供出了王亚樵当年暗杀 蒋介石未果之事。 蒋介石知道后火冒三丈,立即命令戴笠缉拿王亚樵。王亚樵不得不在家人和门徒的掩护下,化装成搬运工,混上了开往 香港的货轮,逃离了戴笠的追捕。

当时王亚樵的人头值100万大洋,而 林彪、徐海东的人头只有10万大洋。可见王亚樵对 蒋介石来说有多么地可怕,为了追捕王亚樵。戴笠还亲自来到 香港,但是在码头上查出他皮箱里面有两把枪。边关警察以非法携带枪支入境罪将戴笠拘留。

就这样,戴笠在 香港警务处看守所尝了三天铁窗滋味,这也是军统老大唯一一次蹲大牢。后来通过 蒋介石的周旋,戴笠才得以出狱。出狱后戴笠对王亚樵恨得咬牙切齿,发誓不除掉王亚樵,绝不罢休。

王亚樵虽然是一个杀人魔头,但是对他的下属照顾备至。戴笠就抓住这个突破口,以绑票的方式把王亚樵的部下余立奎从 香港抓到南京,关进了监狱。余立奎誓不叛变,戴笠派人找到余立奎的妻子余婉君,以重利收买。

余婉君为了金钱立马就叛变了,她回到 香港对王亚樵说她有要事相商,约他到家里细谈。这时十几个特务已埋伏在余婉君的屋中。王亚樵一进门,特务立即向他撒了一把石灰,王亚樵双眼被迷,但仍坚持同特务搏斗。

www.4858com 3

最终,因寡不敌众,王亚樵身中五枪,被刺三刀,当场身亡。特务又残忍的用刀将王亚樵的脸皮剥去。在撤退途中,为了灭口,又将余婉君杀死。

对于王亚樵的评价也是很多的,原国民党军统少将沈醉曾说道:“世人都怕魔鬼,但魔鬼怕王亚樵。”

主席也曾评价过王亚樵,他说:杀敌无罪,抗日有功。小节欠检点,大事不糊涂。虽然王亚樵这人饱受争议,但是从 毛主席对他评价中可以看出,王亚樵这人虽然在小事上处理不当,但是在大事面前,他从来不会糊涂,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抗日民族英雄。XLW

戴笠的名字,是耳熟能详的一个人物,不论是在抗日战争期间,还是与红军对战期间,他的军统局和手下的一群间谍特务都展现出了超强的实力和水平。尤其是在抗日战争期间,让日军对戴笠的仇恨心远远超过了毛主席,但偏偏在军统局中,戴笠并不是局长,而只是一个副职,那么谁才是军统局的老大?

军统局的“大哥”其实是贺耀祖。他1889年出生在湖南省宁乡的一个殷实的家庭中。六岁的时候就在私塾接受启蒙教育,随后他因为成绩优秀被清政府派往日本留学,于是乎命中注定的让他加入了同盟会,并在之后回国参加了辛亥革命。

www.4858com 4

后来又再次在黄兴的资助下,前往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最终回国参加了国民党。因为他的学识高,而且眼界宽,并任命为军统局的局长。可能很多人会有疑问,既然贺耀祖是军统局的局长,为何在军统局历史上基本上没有听过他的名字呢?其实这也怨不得贺耀祖,他当这个军统局局长,完全是应蒋介石的要求办事。以戴笠在国民革命军中的地位,想要担任军统局局长,还不够资格。

于是,蒋介石就安排了贺耀祖担任军统局局长,用他的资历来堵住悠悠之口。但贺耀祖也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他深知蒋介石的用意,所以对军统局的事,从来就不过问。全部交给戴笠一手操办,可以说贺耀祖是军统局名义上的“老大”,私底下戴笠才是真正的老大,他只是为了遏制戴笠而设置的傀儡局长。

在上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人们一谈到“蒋介石侍从室”,当官的会肃然起敬,老百姓也会谈虎色变。这是因为,蒋介石侍从室是当时中国的最高政治中心,是国民党所有党政军机关都要俯首听命的“太上皇”,是国民党政权中所有权贵显要都伸长脖子注目仰视的“圣殿”,是影响整个华夏大地历史进程的许多重大事件的策划之地。难怪当时飞扬跋扈、也不放在眼里的大特务头子戴笠,对侍从室里的人也不得不低声下气大拍马屁了。

1936年1月,蒋介石对侍从室进行了重大改组,成立了侍从室第一处和第二处,简称“侍一处”、“侍二处”。1940年又成立了“侍三处”。这三个处都直属蒋介石个人领导,都是“通天”的。而这三个处的主任,都是国民党的军政大员,非同凡响。

例如当过侍一处主任的张治中,曾当过第九集团军总司令、湖北省政府主席,中将加上将衔(这是国民党军衔的一个阶级,低于二级上将,高于中将)。难怪他就任之后,通电各战区司令长官,郑重其事地宣告:“委座看重侍从室,特派张治中为主任。”此外,担任过侍一处主任的还有钱大钧、林蔚、贺耀祖等,都是国民党政权的风云人物。想来这些人戴笠也是不敢得罪的。

很多人会问他贺耀祖身为国民党,为什么最终会葬于八宝山革命陵墓呢?他虽然是一个傀儡局长,但是他仍有权力知道军统局的机密文件,他获得了文件后,总是会在暗中帮助我们的同志,因为他不满蒋介石残害百姓、欺诈百姓的做法。贺耀祖对于红军一直是有好感的,他还一度想加入我党,但是机会总是不是很适合。

虽然他的一生都在为国民军奉献着,但在私下却资助红军发展。更是在1945年重庆谈判时,暗地里保护着毛主席和周恩来,让他们两人最终得以安全离开,贺耀祖功不可没。蒋介石对于贺耀祖的忠心,也渐渐起了疑心,但苦于没有任何的证据。

等到内战爆发后,贺耀祖最后忍无可忍的宣布退出国民党,加入了“孙文主义同盟会”,在湖南又暗中谋划起义,最终让湖南得以和平解放。蒋介石对于他的这一举动,很生气,直接动用特务对他进行暗杀,幸得周恩来总理等人及时掩护转移,最终才得以逃脱。

他多次在适当的时机下,帮助许多被捕的我党人士逃离了监狱。更厉害的是,他曾经在“重庆谈判”的时候,帮助过毛主席等人,帮助他们了解到蒋介石的真正目的。

也是因为贺耀祖为新中国做出了无私奉献,在1961年7月病逝于北京,享年73岁,骨灰被葬入八宝山公墓中。他的贡献我们有目共睹,他死后被葬进八宝山是应该的!

二月溪口,春寒料峭。毛人凤悄然由上海潜来溪口,面见蒋介石。

“这次让你来,我是有大事相托的。”蒋介石透露心机,“鉴于目前局势,非用非常手段是不能挽救党国于危难之机的。

你同军统同志多多商量,给我拟定出一个详细的名单,对那些心存异志、危害党国的危险分子,不能心慈手软。要用非常手段加以肃清。内惩内奸,外惩国贼,必须于短期内加以肃清,你明白吗?”

“是!”毛人凤迅速反应过来,嘴中发出金属一般的撞击声音。

当即,他返回上海,躲进侄儿毛森的公馆,闭门不出,炮制了国民党在大陆的那份最后的暗杀名单。

毛人凤是个善于揣摩主子意图的人,他明白蒋介石对于自己目前处境的全部烦恼,更明白蒋介石怨天尤人的背后,隐藏着只有他才能了解并替他行动的杀机。而这些人,他不用蒋介石明示,心中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所以,拟定这张名单时,他将蒋介石的所有历史上的政敌和现实不满的人全部囊括了进去。其名单如下:

李宗仁、龙云、白崇禧、黄绍、刘斐、李济深、李任仁、李宗煌、朱蕴山、梁漱溟、柳亚子、彭泽民、邓初民、王绍鏊、马寅初、洪深、翦伯赞、施复亮、孙起孟、傅作义、邓宝珊、董其武、何思源、陈仪、杨杰、卫立煌、张澜、罗隆基、章乃器、章伯钧、史良、沙千里、黄炎培、张东荪、王造时、储安平、贺耀祖、范朴斋、程潜、唐生智、陈铭枢、蔡廷锴、蒋光鼐、卢汉、刘文辉、邓锡侯、邓汉祥、潘文华、鲜英、卢焘、顾毓权、荣德生、袁翰清、刘人爵、张严佛、唐伯球、邓介松、肖作霖、陈云章、安恩溥、龙泽汇、陈汝舟、李宗理、杨玉清、唐鸿烈、麦朝枢、林式增、黄翔、骆介子、毛健吾、祝平、骆美轮、李炯、朱敬、瞿绥如、罗大凡、郭汉鸣、徐天深、刘绍武、王慧民、郭威白、黄耀、彭觉之、杨德昭。

以上人员共计84人,蒋介石审核后,又亲笔添上了宋庆龄、张学良、杨虎城三人。毛人凤当时大为惊异,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三人也要添上?”

蒋介石不满地瞥过他一眼,意味深长地说:“你毛人凤还有菩萨心肠?”毛人凤顿时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蒋介石进一步命令道:“你们着手准备,按照名单上的人严密监视,具体行动我会单独通知你。记住,这是党国的最高机密,任何人都不得泄露。”

毛人凤连连应声,领命而去。

就此,军统在大陆的最后暗杀名单在蒋介石与毛人凤的密谋中正式出炉。XLW

戴笠死后,戴家开始破落。1949年5月,戴笠的母亲蓝月喜病亡。戴笠在1915年与原配夫人毛秀丛生有一子叫戴善武,外貌酷似戴笠,挂有少将军衔,任国民党保安乡自卫队主任。

1941年5月20日,戴笠电令戴善武,指使特务队长徐增亮和特务蔡刚,在江山双溪口乡山沿,杀害广渡乡乡长、地下党员华春荣,犯下了严重罪行。

1949年5月,江山临近解放,戴善武见势不妙,便携妻儿匆匆南逃,想去台湾。但才逃到相邻的福建省浦城县水北乡,便被国民党水北乡公所武装残匪劫获,搜出美元、金条、美式手枪等。解放军浦城县军管会得到消息后,即派兵击败劫匪,将戴善武一行捕往浦城县城。

不料,戴善武在夜间跳窗逃脱,潜回江山县。1949年9月,根据时任浙江省公安厅厅长李丰平的指示,戴善武被依法逮捕。江山县人民政府于1951年1月在戴笠老家保安乡,召开万人大会,宣判并枪决了戴善武。到此为止,戴家崩溃了,“戴公馆”也被没收。

戴笠有3个孙子2个孙女,他们分别叫戴以宽、戴以宏、戴以昶、戴眉曼,还有一个叫戴璐璐的孙女,在寄养时夭折了。

原来在戴善武被处决后,其妻郑锡英将女儿戴眉曼托交给戴笠家的厨师汤好珠收养,自己带着3个儿子到了娘家衢州城稍住,随后,便举家迁居上海。1953年末,保密局局长毛人凤遵照蒋介石的旨意,派遣军统特务黄铎装扮成渔民,偷渡进入上海。当时,一些敌特分子仍潜伏在要害机关里。黄铎混进上海后,便与暗藏在上海市公安局的特务黄顺发、陆秉章取得联系,策划接郑锡英母子去台湾。

经过一番密谋后,由陆秉章偷开公安局出口证,郑锡英改名沈凤英,偕戴以宽、戴以昶与特务黄铎一行4人,在1954年1月7日由上海乘快车到广州,然后经香港去台湾。而戴以宏则因户口被黄铎冒名顶替迁出,无法出境,被留在上海。

孙女戴眉曼生活幸福平静

再说戴眉曼改名廖秋美,寄养在汤好珠家中,当时她才6岁。在汤好珠的抚养下,戴眉曼渐渐长大并念完小学。由于好珠的家庭生活条件较差,戴眉曼从7岁开始就学烧饭、洗衣、采猪草等家务事。小眉曼不仅人很聪慧,而且非常懂事。到12岁,她就穿上草鞋,和男孩子们一道上山砍柴,一捆一捆的柴背回家里,年年都烧不完。

汤好珠有个儿子叫廖长城,人很老实厚道。戴眉曼在他的带领下,开始学干农活。到15岁时,戴眉曼已长高了,不仅身体健壮,而且人也勤劳,各种粗细农活都能干。15岁那年,她在生产队里劳动,一年就挣了2000多个工分,这在当时农村女劳力中,已称得上佼佼者了。

转眼几年过去,戴眉曼已从小丫头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论相貌,戴眉曼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可许多小伙子都因为她的爷爷是戴笠而驻足爱门之外。

有一次,邻居大妈给她介绍了江西省上饶市汽车保养厂的修理工谢培流。谢的老家在离保安不远的廿八都镇,初中毕业后就到保养厂学修汽车,技术过得硬,人长得也帅,待人很厚道。他俩相亲时一见钟情,小谢还带眉曼上山采野山楂。但这时,有人劝谢培流不要自找麻烦,免得将来背“黑锅”。忠厚的谢培流没有动摇,他说︰“戴笠是戴笠,他当特务,眉曼又不是特务,我为啥不娶她?凭啥要背‘黑锅’呢?”

“不要怕,党和政府不会搞株连政策。眉曼从小在贫苦农民家里长大,党是不会对她另眼相看的。只要你们双方有感情,就放心地结婚吧。”乡干部姜浩声、毛进洪非常支持他俩的婚事。在当时的情况下,能这样做的确是很不容易的,所以戴眉曼和谢培流至今仍感激他们。

1960年10月,戴眉曼和谢培流有情人终成眷属。结婚后,小两口相亲相爱,过了几年平静幸福的生活。

“文革”开始后,戴眉曼怕受到冲击,便和丈夫商量将户口由廿八都公社迁往上饶市。

戴眉曼到江西后,曾在一家小厂工作过,后来工厂倒闭,便一直在家干家务。她生有两子一女︰大儿子谢明是火车司机,二儿子谢平是个体运输户,女儿谢佳丽在一家纺织厂当统计员。

戴善武的妻子郑锡英由上海去台湾时,留下了6岁的二儿子戴以宏,由上海市公安局潜伏特务陆秉章托人照料。陆秉章将戴以宏抚养了3年后,终因特务行径败露,被上海市公安机关逮捕入狱。自然,戴以宏也失去了生活上的依靠,被陆秉章的妻子送进上海一家孤儿院。

算是绝处逢生。这家孤儿院是由宋庆龄资助开办的,9岁的戴以宏进院后,并未受到冷落,相反,生活条件比陆秉章家还好。住得干净、穿得暖和、玩得开心,有些食品还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国际福利组织送的。戴以宏在孤儿院那几年,压根儿就没吃过苦。

戴以宏在孤儿院上完小学后,已16岁了。不久,劳动人事部门将他分配到安徽省合肥市棉纺厂工作。当时,中央提出青年人“到边疆去,到农村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的号召,戴以宏立即响应,在全厂职工大会上,头一个报名去支持农业第一线。于是,他便由合肥市棉纺厂调往安徽枞阳县农场普农山分场,当上一名拖拉机手,后来又改当修理工。

“文革”中期开展“三查”活动时,戴以宏才知道自己是戴笠的孙子。当时,也有造反派想借此做点文章,但戴以宏反驳道︰“我9岁就进孤儿院,是政府把我抚养成人的。我连戴笠面长面短都不知道!”由于戴以宏平时工作积极,也就顺利过了关。

戴以宏1976年在普农山分场与下放的一位上海女知青结了婚。1984年这位女知青返回上海,两人便离了婚。不久,戴以宏又与本场一位女工重新组合成小家庭。后来,他成了名7级修理工,他和女儿生活过得也蛮舒心。

1991年5月6日,戴眉曼专程赴台湾看望了她的母亲郑锡英。戴以宏也于5月24日抵台探亲。母子5人40多年来第一次团聚。那时,郑锡英患有风湿性心脏病,经常在床上躺着。人老了格外思念家乡,她对子女们说︰“如果有机会,我真想回去看一看。”

戴笠的长孙戴以宽,也已过花甲之年。大学毕业后又留学美国,获得企业管理学士学位,现供职于美国,身边有一子一女。

戴笠的幼孙戴以昶,毕业于台湾东吴大学,在台湾省中华贸易开发公司任职。

戴笠死亡真相曝光 一份密电竟引藏惊天机密。

1946年3月17日,“军统”头子戴笠坠机身亡,当时,很多人都认为这不是一起意外的事故。那么谁是谋杀戴笠的幕后主使?关于这个问题一直众说纷纭。戴笠是“军统”的灵魂,也是蒋介石的左膀右臂,但随着“军统”尾大不掉的局面的形成,蒋介石也不得不对戴笠小心提防。因此,戴笠即使再能干,也永远无法摆脱他背后的那个巨大的阴影。

蒋:“你既是黄埔学生、复兴社社员,又在我身边干了这么多年,为何还不是党员?”戴说:“我以往一心追随校长,不怕衣食有缺、前途无望,入党不入党,决不是学生要注意的事。高官厚禄,非我所求。”

“中国的盖世太保”戴笠恶名昭着。他任国民党军统局长八年,曾密令残杀了许多革命人士,但戴笠却没有加入国民党,这是为何?

赌博帮助戴笠成为黑帮份子

戴笠从少年时起便是一个受人尊敬但并不总讨同学喜欢的“剽悍”的小伙子,不过他是个天生的领头人物。1909年,戴笠离家进入了县立文溪高小;16岁时成了学校宣传卫生、提倡进步、反对鸦片和裹小脚的“青年会”的主席。

戴笠在1914年结婚,新娘毛秀丛的父亲毛应升是离县城仅有二三公里的枫林镇上的地主。1916年戴笠因偷窃被抓住,被校方开除(次年他的儿子藏宜出生)。后来戴笠在赌博中屡次作弊被抓住,为了保命,戴笠凑足了路费回到杭州,在那里志愿报名加入了潘国纲指挥、总部设在宁波的浙江陆军一师。戴笠参军后继续赌博,他也结交了一些地痞,而这些人最终又把他介绍给青帮分子。当这些夜间活动使戴笠遭到上司的惩罚时,他便当了逃兵。

到了1921年,戴笠利用他和青帮的关系离开了杭州去上海,在那里他在杭州的秘密帮会“师傅”把他介绍给了青帮头子,即当时上海城最有权势的帮主黄金荣。于是通过这些关系,在刘志陆、张啸林、王晓籁、向海潜、张子廉、田得胜、冯石竹、唐绍武、石孝先及范绍增横行的时代,戴笠成了上海流氓和“打手”们的好友。

本文由美高梅登录中心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手上的斧头

关键词: www.4858com

上一篇:【www.4858com】20世纪世界十大强国,唯一不存在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