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登录中心 > 外国军情 > 真实的军统:1.8万人抗战殉国,他们只是魔头吗

原标题:真实的军统:1.8万人抗战殉国,他们只是魔头吗

浏览次数:162 时间:2019-06-25

图片 1

1940年4月13日,上海。

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有近百位将军为国捐躯,通常人们认为,1937年"七七"卢沟桥战争中牺牲的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是抗日战争中最早殉国的将军。然而,早在他们之前黑龙江省的江桥抗战中,就有一位将军为祖国献出了生命,他的名字叫韩家麟。

在击毙勾结日寇的汉奸、公共租界巡捕房帮办谭绍良后,军统上海区行动队员吴本德,被闻讯赶来的日本宪兵和汪伪警察层层包围。面对围剿,吴本德先用手枪顽强抗击,在打光子弹后,吴本德纵声大呼说:

韩家麟,号述彭,以号行,多称他为韩述彭。韩家麟祖籍山东省,韩家逃荒到吉林省梨树县小城子镇河山乡河山村。韩家到东北后,很快富裕起来,成为当地大户。韩家麟1898年出生,幼年丧母,先就读于私塾,后入高级小学读书。读完高小那年,一个骑兵团剿匪路过河山村。为了能让家中出个当官的,韩家麟祖父请求让16岁的韩家麟跟着队伍当兵。骑兵连连长马占山见韩家麟相貌端正,样子精明,就收下了他。

说完,他操起身边一根木棍,拼命冲向日寇,最终被日军疯狂围射牺牲。

16岁的韩家麟给马占山当马弁,因为机灵能干,很得马占山喜爱,马占山收韩家麟为义子,并送他到沈阳东北军官养成所学习。因韩家麟学业优秀,学成后回部队更得器重,先当文书,1923年,被提升为少校副官。1927年,任中校副官长,成为马占山的得力助手。1930年,考入沈阳东北高等军官研究班深造。

这是1937年11月上海沦陷后,又一名在执行特别任务中,壮烈殉国的军统战士。

1931年"九一八"时,正在沈阳东北高等军官研究班学习的韩家麟,坚决拒绝充当日本侵略者的帮凶,混在逃难人群中,冒死逃入关内,辗转找到黑龙江省省主席、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万福麟欲留韩家麟在五十三军任上校副官长,韩家麟却坚持要回东北敌占区参加抗日战斗。当时万福麟主席与黑龙江省已经失去联系,急于了解省内情况,就派韩家麟携密信回东北。1931年10月下旬,受张学良、万福麟委派,韩家麟化装启程经历重重风险,回到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

整个八年抗战期间,像他一样为国牺牲的军统战士,一共有18000多人

日军兵不血刃一路占领辽宁、吉林后,向北逼近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1931年10月13日,驻在白城一带的汉奸张海鹏部三个团在日军配合下,向齐齐哈尔南面的泰来嫩江哈尔葛铁路桥进犯。省督军署参谋长谢珂率部抗击,击退汉奸张海鹏部。江桥抗战从此拉开了序幕。19日,马占山将军率一团兵力由黑河到达齐齐哈尔,黑龙江省的抗战形成了新局面。11月4日晨,日军第二师团步、炮兵1300多人,在飞机掩护下对我江桥阵地直接发起大规模攻击。马占山当即下令还击,声震中外的江桥抗战正式展开。

军统,全称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这个脱胎于1931年国民党“蓝衣社”的组织,正式转型成立于抗战爆发后的1938年。在教科书描述中,这是一个所谓到处屠杀革命群众的反动组织,但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们,其实才是抗战的对敌暗战中真正的主力军。

我军在齐齐哈尔江桥一带与日本军队作战的生死关头,韩家麟带回万福麟密信。正是用人之际,马占山见受过正规军事教育的韩家麟回来助战,非常高兴,当即委之少将参议兼黑龙江省政府机要秘书,参与谋划江桥作战方略。在韩家麟等人的协助下,马占山指挥黑龙江省军队给日本精锐部队多门师团以重创。

展开剩余92%

江桥抗战失利后,韩家麟随马占山部队退守海伦。马占山又派韩家麟化装潜行去北平向张学良、万福麟汇报黑龙江省军事情况,然后携指令回省。日本进逼,海伦危急时,韩家麟安排马占山等将领家属秘密转移到天津。1932年2月,他接任义勇军参谋长职务,成为马占山的得力助手。1932年4月初,韩家麟介绍共产党员李继渊到马占山部队,李继渊被任命为少校秘书,马占山部队在海伦以东的罗圈甸子被日军重重包围,李继渊随卫军营营长及全体战士一起英勇奋战,最后全部壮烈牺牲。李继渊牺牲时年仅25岁。

图片 2

在日军松木师团强敌压迫下,马占山抗日部队节节失利。1932年7月,部队转战小兴安岭一带深山老林,行至庆城县东山张河白硷子山口时,突然日军伏兵四起,马占山部队被千余日军包围。抵抗至第三天,士兵牺牲过半,马占山受伤,弹药消耗殆尽。7月22日,抗日部队分两路突围,马占山与军长邰斌山、参谋处长容聿群以及随从卫队42人向东突围,奔深山;韩家麟、连长于俊海带官兵百余人、马50多匹向北突围,吸引敌军掩护马占山。敌军见向北突围的人数较多,以为必是马占山之所在,即以重兵尾追不舍。

暗战上海:铁血锄奸

战至28日,韩家麟的手下仅剩二十几人,疲惫已极,行至海伦县罗圈甸子南一个叫七八道林子的地方,见敌人追兵已远,恰有一民房,饥劳过度的战士便在民房中倒头睡下。7月29日清晨,屋里人还在酣睡,突然枪声大作,日军已将这所小房团团包围,敌人对屋内喊话,意思是:你们这几个人已经无路可逃了,赶快投降。韩家麟当即组织还击,明知决无生路也誓死不降。日寇见已入绝境的中国人竟然拒不投降,恼羞成怒,顷刻之间,机枪齐发。韩家麟等二十几人壮烈牺牲,其中有少校参谋佟玉衡、少校副官刘景芳、少校连长于俊海。(www.gs5000.cn)

1938年7月7日,这是上海沦陷的第八个月,同时也是全面抗战爆发一周年纪念日。在上海沦陷区的华界,多家日本纱厂、日本海军兵营、日军哨所,以及日资的正金银行,纷纷遭到了不明身份人士的开枪和爆破袭击,30多名日本哨兵、宪兵被杀;

韩家麟将军身中数弹,脸部被子弹打得血肉模糊。因他身着将军服装,嘴上留着胡须,身材酷似马占山,身上还带着马占山的名片和一枚马占山的印章,敌人又在战场搜到马占山的玉质镶金烟具一套,误以为这人就是马占山。关东军司令本庄得知马占山已被击毙的消息,兴奋异常,立即向东京陆军省和天皇报功请赏。于是,日本开动宣传机器,大肆宣扬马占山已被击毙,通电各地报捷请功。日寇残忍地将韩家麟首级割下,悬于海伦城头"示众",后送至日本首都东京,并在东京举办展览会庆祝"击毙"马占山的"胜利"。我国多家报纸也报道了马占山牺牲的消息。因韩家麟等人的掩护,马占山部突出重围,进入小兴安岭深山老林。马占山收集余部不到百人,潜入大青山,以草根树皮充饥,历尽千辛万苦,在密林中辗转了五十多天,脱离险境,到达龙门县。不久,马占山抗日的大旗重新出现,日本人为之大吃一惊。

而在上海北火车站、外白渡桥、外滩等公共区域,100多万份抗日传单如雪片般到处飞洒,莫名其妙的日军狼狈之极,而他们所痛恨的“匪徒”,正是由军统所率领指挥的15支小分队。自上海沦陷以来,1000多名军统人员潜伏在上海的公共租界、法租界、华界等区域,不断地出动袭击日军和汉奸匪徒,扰得日伪胆战心惊。

虽然日本人明知战死的不是马占山,但还是不肯放弃宣传,依然在报上吹嘘"战果",说"马匪军已被消灭"、"马占山已被皇军击毙"。日本靖国神社"游就馆"的玻璃展柜里摆放出马占山的印章、钱包、烟具、马大洋、照片,还有"马占山"的血衣。

当时的上海,是远东地区最大的城市,坐拥着350多万人口,尽管华界已经沦陷,但公共租界和法租界仍然独立,一直到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前,两个租界地区的“孤岛”上海,仍然有大量的军统战士,潜伏在这里与敌周旋作战。

图片 3

▲上海沦陷期间,1000多位军统特工潜伏在这里对抗日伪敌寇。

就在上海沦陷前,1937年8月,军统的实际负责人戴笠指示属下说,军统在抗战中的主要任务,是要:

尽管在后世的描绘中,戴笠似乎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但在整个抗战期间,他却是始终坚持作战到底的主战派,而对于抗战爆发后,汉奸横行、通敌卖国频发的情况,戴笠更是指示:

图片 4

▲被描画为魔头的戴笠,在抗战中,坚决抗击日寇。

敌后破坏和锄奸,是军统在上海暗战的重要任务。

1939年2月19日,农历大年初一,伪维新政府外交部长陈箓,从南京赶奔回到上海愚园路家中过年,正当他正在家中与前驻丹麦公使罗文干夫妇欢笑聊天时,突然,两个身穿卫士制服的年轻人闯了进来,他们,是军统上海区行动组长刘戈青,和另外一名军统战士徐国琦,而陈箓家门口的保镖,此时已被其他军统战士制服。

见到陌生人突然强闯进来,陈箓正要发怒,徐国琦却甩手就是一枪,没想到子弹擦着陈箓的耳朵飞了过去,见势不好,陈箓赶紧顺势滚到一旁,客厅一片喧哗大乱,刘戈青迅速冲上前去,对准陈箓的头部连开两枪,当场将其击毙。

随后,刘戈青对趴伏在地上惊恐未定的人大吼着说:“没有你们的事,我们只杀汉奸!”说后,他掏出一张事先写好的纸条,扔在陈箓的尸体上。只见上面写着:

随后,陈箓的其他保镖陆续赶来,刘戈青等人且战且退,最终全身而退,而刺杀陈箓,也震动了整个伪维新政府和上海滩。第二天,上海有的报纸刊载了新闻:“铁血军破门而入,伪外长即登鬼门”。

图片 5

▲伪维新政府外交部长陈箓,被军统特工当场刺杀。

铁血锄奸,是整个抗战期间,军统战士们不畏牺牲、前赴后继的重要任务。

在戴笠的指挥下,八年抗战期间,军统共刺杀汉奸、日寇要人共515次,其中仅从1937年至1941年,就在上海共执行刺杀暗战任务150多次,并先后杀死了伪外交部部长陈箓,投靠日寇的黑帮头目、伪和平促进会首要张啸林,伪上海市市长傅筱庵,前后共制裁大小汉奸 100 多名,使得敌人为之闻风丧胆。

格杀日寇:震怖鬼子

军统在上海的抗战任务,为避免殃及普通平民和刺激日寇,起初以革命破坏、宣传,以及刺杀汉奸、探取情报为主,但随着抗战的推进,直接格杀日寇,也成了军统的重要任务。

为了打击日军士气,1940年,军统上海区拟订了一份《歼敌计划》,计划主要包括三点:一、是以身着军服的单个日本现役军人为格杀对象,不论其军阶高低、官职大小,无须事先奉准或报备,得手便当场干掉;二、执行地点,是以日军占领区及其势力范围之内为限,以尽量减少刺激租界当局;三、尽可能避免殃及中国居民安全。

上海沦陷后,当时日本军人骄横跋扈,势力甚至不断渗透进入奉行中立的租界地区,在此情况下,军统特工们针对日寇的当街狙杀计划开始执行:

1940年9月29日,军统上海区第三行动大队蒋安华部,在上海武昌路路口,将日军陆军少佐矶部芳卫当街击毙;

9月30日,军统特工又在沪西镇宁路,刺杀了时任驻沪西宪兵分队伍长佐藤精一;

11月14日,日军陆军大尉石桥信也在上海虹口区海宁路被毙;

1941年6月17日,军统特工们,又当街狙杀了大肆捕杀抗战义士的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副总监、日本人赤木亲之

图片 6

▲军统在上海格杀日军,使得日本人惶惶不可终日。

在《歼敌计划》的指导下,军统上海区从 1940年 9 月下旬开始,至 1941年10月下旬为止,在14个月时间里,前后共狙杀日本军人 50 余次,杀死 40 多人,毙伤 20 多人,合计杀死杀伤日军官兵 60 多人。

在当时,这种针对日本军人不分“军阶高低,官职大小”,“格杀无论”的计划,“在当时的确震撼了上海地区的日本驻军。穿制服的日本军人绝不敢单独一个人在路上行走;横眉怒目,擅闯民宅的事很少发生了。”

当时上海租界地区的英文报纸报道说:1941年,日本兵在自己的地盘也变得诚惶诚恐了起来:

秘密策反:伪军与周佛海

这种杀一儆百、震慑敌伪的锄奸计划,和针对日寇的当街格杀,也使得汉奸和日寇终日惶恐不已。

1940年10月10日,伪上海市长傅筱庵被军统策划杀死后,大汉奸、汪伪政府财政部长兼行政院副院长周佛海就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

上海自1937年底沦陷后,尽管汉奸层出不穷,但针对他们的暗杀也一直持续不断,以致“伪组织傀儡,一再被杀,上海郊外所租伪市府,大小伪员亦莫不心惊胆裂····伪财政局长周友常,伪土地局长范永增……均非常惧虑,连日秘密计议对策,决施行种种防范方法。”

图片 7

▲大学生出身,却投笔从戎的军统传奇刺客刘戈青。

为了防范军统特工的暗杀,汉奸们一面请求增派哨兵“伪警”保护,另一方面有的人又自行雇请保镖护卫,而很多人也意识到卖国当汉奸是一种“高危”行为,因此即使做,也不再敢明目张胆,而是偷偷摸摸——当时秘密支持抗战的上海青帮成员万墨林就回忆说:

大规模锄奸开始后,“汉奸们开始销声匿迹,严密防范了。但凡还有几个造孽钱的,纷纷斥资雇佣保镖,来壮壮他们的胆子。”“使黄埔滩上丧心病狂,认贼作父的大小汉奸全都吓破了胆。自此他们由飞扬浮躁,跋扈嚣张,一变而为鬼鬼祟祟的缩头乌龟。”

而在军统的震慑和策反下,伪军内部也在不断分化。

据统计,至 1943 年,经军统局策反、公开起义的伪军共计近 10 万人。合计 8 年抗战,经军统策反、待机起义的伪军,共计97起, 74万余人,54万余枪。

在上海地区,最大的策反成果,便是汪伪政府财政部长兼中央政治委员会秘书长、中央储备银行总裁 、行政院副院长、上海市长周佛海的暗中投诚。

图片 8

▲大汉奸周佛海在抗战后期,开始与军统合作。

1943年,看到日寇在太平洋战场上开始溃败,以及在军统的震慑策反下,周佛海开始加入军统,秘密为国民政府服务:当时,军统的地下电台,甚至直接秘密进入周佛海本人,和其妻弟杨惺华的私宅进行工作;周佛海则提供有关汪伪政权的军事、经济情报,以及日本与东北的政治情报给予国民政府;另一方面,周佛海还暗中推荐军统局的谍报人员,进入汪伪政权内部刺探情报,以及联络控制已接受策反的伪军部队。

正是得益于军统的破坏、暗杀、震慑以及成功策反,因此在整个抗战时期,上海乃至全国的汪伪人员,无不提心吊胆整日战战兢兢,对此军统特工们实在功不可没。

对战“76号”

但军统战士们的秘密行动,也遭到了来自日寇和汪伪政府的疯狂反扑。

为了应对军统特工的行动,1939年9月,汪伪的特务机构、“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在上海成立(由于位处极司菲尔路76号,该机构被简称为76号),76号的特工总部主任为丁默邨,副主任为李士群,两个人早先都曾是共·产·党党员,后来叛投国民党,抗战期间,两个人又叛国投靠日本人。

在此前的国民党特工系统中,丁默邨是与戴笠、徐恩曾齐名的老牌特工,而李士群则是76号的实际控制人,当时,侵华日军每月特拨日元三十万作为“76”号活动经费,并一次性拨给76号500条枪、5万发子弹和其他军事设备使用。

在丁默邨、李士群指使下,76号成立后,开始大肆捕杀抗战军民,仅在1939年至1943年不足四年时间内,76号就制造了三千多起迫害军统战士和抗战军民的血案,对此,军统与之进行了殊死搏斗,但1941年底,由于军统上海主要负责人陈恭澍被捕和叛国泄密,军统上海区被76 号全面破坏,1000多位上海军统特工或被捕、被杀、逃跑,以致军统在上海几乎全军覆没。

在这种残酷打击下,戴笠和军统也誓死不屈,与76号和日寇、汪伪继续进行周旋抗战。

1942年1月14日,正值农历除夕,戴笠就指挥军统旗下的忠义救国军进入上海,在上海市内50个地方同时点火制造爆炸,并组织爆破京沪铁路和沪杭铁路,同时组织100多人携带手榴弹和爆竹,袭击日军驻沪西的炮兵大队等军事目标,当时,“全市到处是火头,到处是枪声,到处是爆炸声,铁路也 被炸断了,炮兵队也被袭击了。敌人惊惶失措,不知道该怎样应付,许多日本人以为大祸临 头,吓得不敢住在家里,到处乱窜。”

1943年9月,戴笠通过已经被策反的周佛海,周佛海又连同跟李士群向来不合的日本华中宪兵司令部特科科长冈村少佐,设计毒杀了76号的实际控制人李士群,为军统铲除了一大害,此后,76号由于内部争权夺利,逐渐趋于瓦解。

图片 9

▲军统设反间计,利用日本人毒杀李士群。

而军统的特工们则继续顽强抗击日军和汪伪政府,仅1944年7月27 日,军统浦东行动队就协助袭击了南京近郊丁家桥机场,并炸毁2架日军轰炸机和6辆卡车,以及300枚300磅重的大炸弹。

18000多人牺牲殉国

军统特工们前赴后继的对日作战,也使其伤亡惨重。

据原军统总务处长沈醉介绍,1945年抗战胜利后,军统局内部仅有编制的成员45000多人中,就有18000多人牺牲殉国,战损率达40%,也就是说,平均每100位军统特工中,就有40个人为祖国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而在上海前后八年的正面保卫战和后来的暗战中,加上军统辖下的忠义救国军,整个军统,仅在上海地区的牺牲人员,就达到了3000多人。

在这些牺牲的壮士们中,有在1937年的淞沪会战中,以普通装备,奋勇抗击日军的军统旗下的忠义救国军;也有1000多位在上海沦陷后,在与日寇和日伪暗战中不屈牺牲的特工。

尽管也有国共兄弟相残的不堪往事,但军统的无数英雄儿女们,在抗战中壮烈牺牲殉国的18000多位壮士们:

历史,终将还他们以清白。

本文由美高梅登录中心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真实的军统:1.8万人抗战殉国,他们只是魔头吗

关键词: www.4858com

上一篇:抗日小故事:步枪打飞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