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登录中心 > 外国军情 > 百团大战【www.4858com】:粉碎华北日军的全面进攻

原标题:百团大战【www.4858com】:粉碎华北日军的全面进攻

浏览次数:83 时间:2020-01-05

山东解放区粉碎国民党军的全面和重点进攻

1940年的夏秋,中国抗日战争进入第四个年头,八路军的迅猛发展,敌后抗日根据地的不断巩固和扩大,抗日游击战的积极展开,沉重打击了侵华日军。于是,日本在加紧对国民党政府进行政治诱降活动的同时,把进攻的矛头重点指向八路军,在华北地区实行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加紧推行“肃正建设计划”,企图分割、封锁、摧毁华北各抗日根据地,巩固其占领区。 为粉碎华北日军的全面进攻,打破其“囚笼政策”,争取华北抗日战局更有利的发展,遏制国民党妥协投降的倾向,并影响全国抗战局势的好转,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决定集中八路军第120师、第129师和晋察冀军区部队,以破坏华北敌占交通线和据点为重点发起大规模进攻战役。战役发起后,我军参战兵力迅速增至105个团,因此,彭德怀在上报中央军委的电报中最先使用了“百团大战”名称,故又称“百团大战”。

□丁龙嘉

www.4858com 1

1945年9月19日,中共中央作出《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部署》,内中要求:“山东主力及大部分干部迅速向冀东及东北出动”,“山东罗荣桓到东北工作”;“新四军调兵到山东”;“将山东分局改为华东局,陈毅、饶漱石到山东工作,现在的华中局改为分局,受华东局指挥”。按照这一部署,到全国内战爆发时,整个华东解放区,北面是山东,有陈毅、饶漱石指挥的新四军兼山东军区,陈毅、黎玉指挥的山东野战军;南面是苏皖,有张鼎丞、邓子恢指挥的华中军区,粟裕、谭震林指挥的华中野战军。

打破“囚笼”:为粉碎日军的全面进攻,争取华北战局的有利发展,八路军总部发出百团大战的命令…… 8月8日,八路军总部正式下达《战役行动命令》,具体规定了各部队的作战任务。 按照八路军总部的作战部署,百团大战进攻战役首先从正太路发起,而后扩展至山东以外的整个华北地区和主要交通线。主要包括:冀察全境、晋绥大部和热河南部地区;正太、平古铁路全线;安阳以北的平汉铁路;德州以北的津浦铁路;临汾以北的同蒲铁路,归绥以东的平绥铁路的山海关至北平铁路的平遥至壶关段,以及正在修筑的德石公路等。 在这些地区和交通线,共驻有日军3个师团的全部、2个师团的各2个联队、5个独立混成旅团的全部、4个独立混成旅团的各2个大队、1个骑兵旅团的2个大队,共20余万人,飞机150架,另有伪军约15万人。 我军参战兵力,计晋察冀军区39个团,第120师20个团,第129师46个团,共105个团,约20余万人。此外,还有许多地方游击队和民兵支援参战。 破击正太路:八路军主力在日军交通干线上发起大规模攻势作战,三路出击,陷敌于瘫痪之中…… 正太铁路穿越太行山,全长231公里,连接平汉、同蒲两铁路,是日军在华北的重要战略运输线之一。正太路一旦被毁,山西境内日军的给养补充和掠夺战略物资的外运将发生极大的困难。因此,日军一直以重兵把守。 8月20日20时,是中国抗日战争历史风云中一个特殊的时刻。在八路军总部驻地太行山腹地的王家峪,彭德怀发出战斗号令,正太路破击战准时打响。按照八路军总部的战役部署,此次破击作战分三路同时进行第1路在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的指挥下,以18个步兵团、1个骑兵团、2个骑兵营、3个炮兵连、1个工兵连、5个游击队,分别组成左、右和中央3个纵队、牵制部队和总预备队,破击正太铁路阳泉至石家庄段。

www.4858com 2

www.4858com 3

鲁南大捷油画

第2路在第129师师长刘伯承和政治委员邓小平的指挥下,以10个步兵团、3个独立营、4个工兵连,分别组成左翼队、右翼队、总预备队和平支队,破击正太铁路的阳泉至榆次段。同时对平汉铁路元氏至安阳段、同蒲铁路榆次至临汾段、白晋铁路平遥至壶关段以及邯公路等,也作了相应的破击部署。 经数日连续战斗,第129师部队先后攻克了正太铁路线上的芦家庄、和尚足、马首、桑掌、铁炉沟、上湖、燕子沟、坡头、狼峪、张净、冶西、落摩寺等据点及车站多处。至此,除寿阳、阳泉等少数城镇,正太铁路西段基本为我控制。随后,我军在广大参战群众积极协助下,对攻克的铁路、桥梁、隧道进行了大规模破坏,使正太铁路西段陷于瘫痪。 第1路在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的指挥下,以18个步兵团、1个骑兵团、2个骑兵营、3个炮兵连、1个工兵连、5个游击队,分别组成左、右和中央3个纵队、牵制部队和总预备队,破击正太铁路阳泉至石家庄段。 第2路在第129师师长刘伯承和政治委员邓小平的指挥下,以10个步兵团、3个独立营、4个工兵连,分别组成左翼队、右翼队、总预备队和平支队,破击正太铁路的阳泉至榆次段。同时对平汉铁路元氏至安阳段、同蒲铁路榆次至临汾段、白晋铁路平遥至壶关段以及邯公路等,也作了相应的破击部署。 经数日连续战斗,第129师部队先后攻克了正太铁路线上的芦家庄、和尚足、马首、桑掌、铁炉沟、上湖、燕子沟、坡头、狼峪、张净、冶西、落摩寺等据点及车站多处。至此,除寿阳、阳泉等少数城镇,正太铁路西段基本为我控制。随后,我军在广大参战群众积极协助下,对攻克的铁路、桥梁、隧道进行了大规模破坏,使正太铁路西段陷于瘫痪。 第3路在第120师师长贺龙、政治委员关向应的指挥下,集中20个团的兵力在同蒲铁路北段两侧一些主要路口展开大规模破击战。至8月31日,先后攻克了北龙泉、康家会、丰润村、阳方口等多处据点。为了拔除该段铁路线上日伪军的重要据点五寨城,第120师派出精干人员组成奇袭队,化装潜入城内。于正午时刻,以给敌哨兵送水为由,干掉哨兵,打开城门,里应外合奇袭五寨城,共歼灭日伪军800余人,切断了同蒲铁路北段和忻县至静乐、汾阳至离石、太原至汾阳等公路。 9月2日,日军第36、第37师团和独立混成第4、第9旅团各一部,共8000余人,合击正太铁路南侧安丰、马坊地区的第129师。该师以4个团兵力英勇抗击敌人,毙伤其200余人,掩护了师领导机关的安全转移。9月6日,上述4个团在榆社西北双峰地区将日军1个大队包围,经过一昼夜的激战,歼其大队长以下400余人。同日,第385旅在张建地区设伏,重创向辽县撤退的日军。 在此期间,晋察冀军区乘日军集中兵力向正太铁路南侧反击,北侧较为空虚的时机,以主力4个团,主动向盂县周围之敌出击,收复了会里、上社、下社等6个据点,歼敌200余人。 9月上旬,活动于正太铁路东段的晋察冀军区第3团和第4军分区特务营等部,再度袭击了娘子关和井陉煤矿,有力地牵制了敌人。由于晋察冀军区主力在盂县地区积极行动,向正太铁路南侧反击的日军独立混成第4旅团主力,从9月5日起,被迫陆续回调寿阳、阳泉、盂县地区,并向晋察冀军区部队反击。与此同时,第120师对同蒲铁路忻县至太原段的破击,也使敌人难于继续从该线抽调兵力增援正太铁路。在此情况下,八路军总部为休整部队,以利再战,决定于9月10日结束第一阶段作战。 八路军在第一阶段作战中,由于战役部署周密,准备充分,部队行动迅速,突然而猛烈地破击了日军占领的交通线,使日伪军联络中断,交通瘫痪,猝不及防,陷入被动挨打,一片慌乱之中。

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向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其使用正规军总数的1/3,约50万人全面进攻华东解放区。而华东解放区的八路军、新四军总兵力为42万人,其中野战军只有13万人。双方相比,兵力悬殊。所以,蒋介石吹嘘要在“3个月内结束华东战事”。

www.4858com 4

在内战爆发后的前3个月,华东解放区军民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但也遭受了一些损失。其中暴露出一个问题,即思想不一致,难以有效集中兵力歼敌。正如陈毅所说:“山东部队常不安心南下作战,华中部队也不肯入鲁作战,以致数月未能集中兵力,用以钳制的兵力太大。”10月1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党内指示《三个月总结》,内中指出,“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是唯一正确的作战方法。当月上中旬,陈毅主持各支部队干部会议,结合华东战场实际学习《三个月总结》。他说:“山东的民情好,地形好,一切的作战条件都具备。俗话说‘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要想打大仗,最大限度地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就要到山东来。”这次会议,较好地解决了战略思想的转变和两支野战军的统一指挥问题。12月12日,陈毅、粟裕等将“对进犯之敌先打宿迁一路、后回师歼击鲁南之敌”的计划上报中央军委,迅即获得批准。15日至19日,山东与华中野战军首次集中作战,发起了宿北战役。此役一举歼灭国民党军3.3万人。延安《解放日报》发表社论说:“这是苏皖解放区超过以前11次大捷的空前大胜利,也是今年7月以来整个爱国自卫战争中空前的大胜利。”紧接着,两支野战军移师鲁南,于1947年1月2日至20日歼敌5.3万余人。鲁南战役,是山东、华中野战军会合后集中兵力、统一进行的成功歼灭战。中央军委致电祝贺“取得空前大捷”!

扩大战果:以攻占交通线两侧和摧毁深入我根据地内的敌据点为重点,进行攻坚作战,连续破击…… 第一阶段战役结束后,八路军总部为不给敌以喘息之机,决定连续作战,以攻占交通线两侧,摧毁深入抗日根据地内的日伪军据点为重点,继续扩大第一阶段的战果,于9月16日发出第二阶段作战命令,具体部署是: 晋察冀军区以打开边区西北局面为目的,集中主力破击涞公路,夺取涞源、灵丘两城,并以主力一部于同蒲铁路东侧,积极配合第120师作战;第120师以截断同蒲铁路北段交通为目的,集中主力彻底破坏同蒲铁路宁武至轩岗段;第129师重点破击榆公路,并以收复榆社、辽县为目的,进行榆辽战役,并以主力一部破击白晋铁路北段。 晋察冀军区部队发起涞灵战役。驻涞灵地区之敌为日军驻蒙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和第26师团各一部共1500余人,另有伪军1000余人。晋察冀军区首长决心先夺取涞源县城,并拔除县城附近各据点。 具体部署是:以5个步兵团、2个游击支队、1个骑兵营、1个特务营组成右翼队,实施涞源地区作战;以2个步兵团、1个游击支队组成左翼队,首先准备阻击灵丘、广灵、蔚县方向可能增援涞源之敌,尔后在右翼队协同下,向灵丘及其附近敌据点发起攻击;以1个步兵团为总预备队。9月22日22时,在涞源战役发起的同时,第3团在团长邱蔚、政治委员邓经纬的指挥下,向东团堡发起进攻,激战至23日拂晓,占领东团堡西侧馒头山阵地。此时,日军施放毒气进行反击,第3团进攻受挫。入夜后,第3团再次发起攻击,与日军展开近战、夜战、白刃格斗,使其无法再施放毒气。几经血战,攻克东团堡外围阵地,日军退守核心阵地,顽抗待援。24日20时,第3团再次攻击,因日军再次施放毒气和我攻坚伤亡过重,开始转为围困作战。25日下午,日军开始焚烧据点内的粮食、武器,企图拼死突围。见此情况,第3团再次发起猛攻,残敌20余人见突围无望,援兵不到,被迫燃火自焚。此战从23日至26日,全歼日军170余人,我军共攻克涞源外围据点10余处。 10月7日至9日上午,左翼队在右翼队一部配合下,于灵丘、浑源一线,先后攻克南坡头、抢风岭、青磁窑等日军据点。9日下午,大同日军千余人增至浑源,并继续向灵丘地区进犯。同时,在易县、保定、定县一线,也发现大量敌人活动。聂荣臻司令员审时度势,果断决策,于10月10日结束了涞灵战役。此役共进行了18天,歼敌1100余人,我军亦付出较大伤亡。 第129师发起榆辽战役。驻榆辽地区之敌为日军独立混成第4旅团1个大队,另有2个大队驻和顺、昔阳、榆次之间,与榆辽地区之敌相互呼应。日军主要守备榆辽公路,企图使这条公路经武乡向西南伸展,与白晋铁路相连,以达其分割我太行北部地区的目的。为打破日军的企图,第129师在刘、邓首长指挥下发起榆辽战役。 9月23日23时,榆辽战役正式打响。在第386旅进攻榆社时,守敌400余人在飞机掩护下,依据城墙,负隅顽抗。旅长陈赓指挥部队3次强攻不下,改用挖坑道逼近城墙,实施坑道爆破,炸开缺口尔后发起攻击,一举全歼守敌,缴各种炮12门、轻重机枪17挺、步枪200余支。 从30日9时至次日零时,我军向敌连续发动10次攻击,经过15小时的激战,歼其大部。但残敌依托有利地形顽抗,与我军形成对峙。同时,辽县西援的日军400余人,已突破新编第10旅的狼牙山阻击阵地,对我构成前后夹击之势。为此,第129师撤出战斗,并结束榆辽战役,榆社复为日军占领。此次战役共歼灭日军近千人。

鲁南战役一结束,中央军委命令,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华中军区合并组成华东军区,陈毅任司令员,饶漱石任政治委员;山东野战军、华中野战军、山东军区的主力部队合并组成华东野战军,陈毅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粟裕任副司令员,谭震林任副政治委员。

www.4858com 5

鲁南战役之后,国民党军虽连遭打击,但全面进攻并未停止,全国战局继续以华东战场为中心展开。国民党调集了约30万人的重兵集团,妄图在临沂附近与华东野战军决战。其为了实现“鲁南会战”的图谋,以临沂、蒙阴为目标,采取了南北对进、两面夹击的战法。南线是欧震指挥的8个整编师,向临沂进攻;北线是李仙洲指挥的9个师,经莱芜、新泰南犯,向蒙阴进攻。1947年1月31日,欧震集团开始北犯;2月2日,李仙洲集团开始南下,其先头部队于4日占领莱芜城。

第120师发起同蒲铁路破击作战。为配合涞灵、榆辽方向的作战,第120师于破击战发起前,曾在同蒲铁路西侧进行了三打头马营,袭击奇村、楼板寨、忻口等敌军据点的作战,扫除了向同蒲铁路开进的障碍。9月22日,贺龙指挥第120师所属部队对同蒲铁路发起新的破击作战。为配合第120师发起同蒲铁路破击作战,邯铁路破击作战也在此期间先后打响。其中,第129师所属冀南军区在司令员陈再道、政治委员宋任穷的指挥下,以下辖5个军分区共12个团的兵力,对日军正在修筑的邯济铁路及沿线的重要公路线展开破击作战,共歼日伪军1700余人;晋察冀军区所属冀中军区部队在司令员吕正操、政治委员程子华的指挥下,以下辖5个军分区及直辖部队共17个团的兵力,向任丘、河间、大城、肃宁等交通沿线的日伪军发动攻势作战,从10月1日至12日,共攻克据点20余处,歼日伪军1500余人,破坏公路150公里。 避敌锋芒:分散部分主力部队与地方游击队和民兵开展游击战争,进行反击日军报复“扫荡”的作战…… 日军遭到我军连续两个阶段的大规模打击后,深感八路军对其威胁的严重性。为稳定局势,巩固占领区,于10月上旬开始,陆续从正面战场调集部分兵力投入华北战场,对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的报复“扫荡”。 为此,八路军总部于10月19日下达了反“扫荡”作战命令,要求在日伪军对我根据地采取空前毁灭政策的形势下,太行、太岳、晋西北等各根据地党政军民要密切配合,实行空室清野,并分散部分主力部队与地方游击队和民兵广泛开展游击战争,保卫抗日根据地,坚决粉碎日伪军的“扫荡”。于是,我军不顾连续作战的疲劳,开始投入反击日军报复“扫荡”的作战。 太行地区的反“扫荡”作战。10月6日,驻沁县、襄垣日军独立混成第4旅团、第36师团各一部,在榆社、辽县的日军配合下,集中近万兵力,对太行地区榆社、辽县、武乡间的浊漳河两岸和清漳河东西地区进行连续“扫荡”,并把“扫荡”的重点放在进攻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和边区党政机关所在地麻田、王家峪、砖壁、左会等地区,企图寻歼第129师主力和我党政军首脑机关。为打破日军企图,10月14日,第129师新编第10旅一部在副旅长汪乃贵、政治委员赖际发的指挥下,在和公路上的弓家沟设伏,歼敌1个运输队,击毁汽车40余辆。 29日,第385、第386旅和新编第10旅主力,以及决死队第1纵队2个团在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的直接指挥下,将日军第36师团1个大队包围于武乡以东关家垴高地。被围之敌抢修工事,固守待援。我军冒着敌机的轰炸扫射,迅速突破日军防御阵地,将其压缩于狭小地区,展开白刃格斗。战至31日拂晓,歼日军400余人。31日下午,日军约1500余人赶来增援,我军遂停止攻击,主动转移。 援敌扑空后,分路西进,合击砖壁、王家峪、东田等地区。为掩护总部机关转移,第129师令第386旅在旅长陈赓、政治委员王新亭的指挥下,分路阻击进犯之敌。各阻击部队,英勇顽强,战况空前激烈,在予敌以重创的同时,第386旅也遭受较大伤亡。战斗从11月3日上午进行到4日凌晨,完成了预定任务。11月5日,日军向白晋铁路线撤去。至14日,各路“扫荡”日军全部撤退。 太岳地区的反“扫荡”作战。11月17日,日军第36、第41师团、独立混成第9旅团各一部,共约7000人,开始分路对太岳地区进行“扫荡”作战,并重点合击中心区域沁源及其以北的郭道镇地区。太岳军区部队在第386旅旅长陈赓的统一指挥下将主力组成沁东、沁西2个支队,转战于日伪军合击圈内外的沁河两岸地区,寻机灵活打击日军。23日,日军合击扑空后,转向分散“清剿”,疯狂地烧杀抢掠我根据地人民。仅沁源一县被害群众即达5000余人,被抢被杀牲畜近万头。23日至27日,沁西支队第42、第59团于官滩、胡汉坪、马背地区,歼日军260余人;沁东支队第17、第57团于光凹、陈家沟、龙佛寺、吾元镇、南卫村、南里等地,予敌以重创;同时,我游击队、民兵也积极配合主力部队,广泛袭击敌人。在我军民紧密配合反击下,至12月5日,日军陆续撤出了太岳地区。 晋西北地区的反“扫荡”作战。10月下旬,日军独立混成第3、第16旅团各一部共4000余人,开始对晋西北第8军分区和第3军分区米峪镇地区进行“扫荡”。晋西北军民密切配合,广泛开展游击战和实行空室清野。同时,集中主力一部,寻机歼灭小股日伪军,或转到外线,断敌交通,袭敌据点。在晋西北地区军民多种形式的打击下,日伪军整日不得安宁。日伪军对我根据地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致使许多村庄被烧光,许多家庭被杀绝,许多妇女被强奸后又被杀害。在兴县,日伪军将我男女老幼200余人关进房内烧死。晋西北地区被惨杀群众达5000余人,被抢被杀牲畜达5000余头,被烧毁的房屋、窑洞达1.9万余间。根据地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到空前浩劫。 但晋西北抗日军民并未屈服,他们同仇敌忾,积极开展各种形式的游击战,反击日伪军的报复“扫荡”。从12月14日至27日,晋西北地区军民连续作战近100次,迫使日伪军由疯狂“清剿”转为修路、建点,并在其控制的点线内,如兴县、临县、方山等地区,停止烧杀,改取怀柔政策,企图长期驻守,以割裂晋西北根据地。为打破日伪军企图,第120师分散部分主力部队,配合游击队和民兵,坚持区不离区、县不离县的斗争;同时,集中部分主力部队,破击交通线,袭击敌修路部队和运输队,并于日伪军撤退时歼灭其一部。晋西北军民在反“扫荡”中,共作战217次,歼日伪军2500余人,迫使日军于1941年1月下旬全部撤出了晋西北根据地。 我军在第三阶段作战中,坚持以灵活多变的战术,开展广泛的游击战争,经过艰苦奋战,取得了反日军报复“扫荡”作战的胜利,并最终结束了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

华东野战军根据毛泽东关于集中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指示和当面敌情,迅即作出迎击部署。4日,中央军委电示华野“准备于必要时放弃临沂”,给陈毅以极大启发。陈毅即设想“置南线敌重兵集团于不顾,而以主力北上,以绝对优势兵力,歼灭北线之敌”。这一设想,立即得到粟裕、谭震林的赞同。5日,陈、粟、谭上报军委作战方案。6日,中央军委复电同意。这时,北线李仙洲集团继续南犯,深入到鲁中解放区腹地。

要在北线歼敌,南线阻敌十分重要。华野阻敌各部,一方面大搞疑兵之计,一方面轮番交替作战,消耗了敌人势力,迟滞了敌人前进,至15日奉命撤出了临沂城。正当国民党军因得到了一座临沂空城而得意忘形之际,在莱芜地区的北线李仙洲集团已被华野团团围住。20日晚,华野部队按照预定计划,对李仙洲集团发起全线攻击。23日拂晓,当李仙洲组织部队准备撤退时,发现第46军军长韩练成突然离开了指挥位置。原来韩练成在陈毅派去的敌军工作干部杨斯德、解魁的劝告下,放弃指挥、秘密脱离部队。韩练成的出走,一使突围撤退耽误了两个小时,二使第46军群龙无首、军心涣散。李仙洲集团在莱芜城至吐丝口一带陷入了华野的重围之中。经激战,李仙洲集团被歼,李本人因负伤而被俘。莱芜战役一结束,华野部队又遵照军委命令展开了胶济路追击战。莱芜一战歼敌5.6万人,连同胶济路追击战,共歼敌7万余人。莱芜战役,彻底粉碎了国民党的“鲁南会战”计划。而此时,国民党军已失去了全面进攻的能力,不得不从1947年3月起,改而采取重点进攻的方针。

国民党军重点进攻的方向,一是陕北解放区,二是山东解放区。其重点进攻山东解放区的兵力达到45万余人,战法为集中兵力、密集靠拢、稳打稳扎、齐头并进,目标为迫使华野在鲁中山区与其决战,或压迫华野北渡黄河,以占领整个山东解放区。4月上旬,国民党军在陆军总司令顾祝同的统一指挥下向鲁中山区推进。

为打破国民党军的进攻,陈毅等拟定了泰(安)蒙(阴)战役计划。4月22日华野打响了攻取泰安城之战,26日攻占泰安城,取得歼敌2万余人的战果。这时国民党军大举向鲁中腹地进攻,中央军委指示华野放弃蒙阴、诱敌北进,要求华野主力不分散。在此前后,华野几次采取“耍龙灯”创造战机的办法,以求分割歼敌或调动增援之敌歼灭之,但敌人均未上钩。

5月10日,国民党第一兵团司令官汤恩伯得悉华东野战军主力后撤时,一变其稳打稳扎的战法,不待第二、三兵团统一行动,就下令以整编第74师为骨干,配以左右两翼部队,矛头直指华野指挥部所在地坦埠,同时以一部策应整编第74师行动。华野指挥部鉴于整编第74师最为突前,决定歼灭该部,于是部署兵力对行进中的整编第74师形成围歼之势。5月14日上午,整编第74师师长张灵甫预感到有被围歼的危险,即仓促率部向孟良崮、芦山地区撤退。但为时已晚,华野已从四面对张灵甫部形成包围。15日这天最为紧张,敌我双方都以主力对主力、以进攻对进攻,都力求全力、快速战胜对方。血战至16日上午,张灵甫被击毙,下午5时,整编第74师残部被歼。至此,华野以伤亡1.2万人的代价,全部、彻底、干净地歼灭了号称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74师,共毙伤敌3.8万人,内中有6000人属敌之增援部队。孟良崮战役,粉碎了国民党军的“鲁中决战计划”,重挫了国民党军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

华野虽然歼灭了国民党整编第74师,但山东战局尚未完全改善,国民党军还在积极准备大举进攻。6月29日中央军委电示华野,改“不分兵、坚持内线歼敌”方针为“分兵出击”方针。这就是著名的“六月分兵”。分兵后,出击鲁南、鲁西的外线部队(后称外线兵团或西兵团)积极歼敌;在鲁中的内线部队(后称内线兵团或东兵团)于7月17日至23日先后发起了南麻、临朐战役,结果以伤亡2.1万余人的代价歼敌1.8万余人,未能实现预定的战役决心。

9月1日,国民党军胶东兵团在海、空军支援下大举侵犯胶东解放区。华野东兵团开始了胶东保卫战。到12月26日,歼灭国民党军6.3万余人,取得了胶东保卫战的重大胜利。至此,国民党军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彻底破产了!

www.4858com 6

孟良崮张灵甫被击毙之地

莱芜战役的具体战况怎样?

莱芜战役

1947年1月中旬鲁南战役结束后,陇海路以南整个苏皖地区转入敌后游击战争环境.华中野战军主力北上转入山东.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华东解放区对党政领导机构进行了调整,部队进行了统一整编.中共华中局并入华东局,苏皖边区政府取消;新四军军部改为华东军区机关,取消原有的山东、华中两个野战军的番号,正式成立华东野战军,以陈毅为华东军区司令员、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饶漱石为华东军区政治委员,粟裕为华东野战军副司令员,谭震林为华东野战军副政治委员.华东野战军下辖第1、第2、第3、第4、第6、第7、第8、第9、第10、第11、第12纵队,共11个步兵纵队和1个特种兵纵队.除留苏皖地区兼苏中、苏北军区的第11、12纵队外,能够集中使用的野战军主力为9个纵队约27万人,华东军区部队约有30万人.

鲁南战役后,蒋介石错误地判断华东军区部队伤亡重大,不堪再战,遂急忙调集53个旅31万人组织“鲁南会战”.南线国民党军以整编第19军军长欧震指挥8个整编师20个旅(整编军相当于兵团),组成主要突击集团,自台儿庄、郯城、城头一线北犯临沂.北线国民党军以第2“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指挥3个军9个师(未整编),组成辅助突击集团,由明水、周村南

本文由美高梅登录中心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百团大战【www.4858com】:粉碎华北日军的全面进攻

关键词: www.4858com

上一篇:我国近代历史的大事记?|毛主席语录中十句流传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