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登录中心 > 外国军情 > 揭秘决定"文革"后中国政局走势的两次军队大整顿

原标题:揭秘决定"文革"后中国政局走势的两次军队大整顿

浏览次数:184 时间:2019-11-07

第一次是周恩来、叶剑英指挥的平反军队高级干部冤假错案,一百七十五位将军获得“解放”,重新走上军队领导岗位。

第2次写影评,上一次是血战钢锯岭。说说感受吧:每次对冯期待过高,却更觉不好看。可能冯导选材可以,但基本流水账式的~没有深度。没有战争,没有政治,没有反思……这是军队大院出身的岗哥青春回忆录。其他段子也都比较俗~退伍军人那段触动了我,单也是因为俗套毫无意义~~想说的太多,却太散乱。也许他根本就不想说什么。总之,高看冯裤子了

第二次是邓小平、叶剑英组织的1975年军队整顿,包括军委扩大会议和八月、十月两次军队整改。

www.4858com 1

李德生

解放一百七十五位将军

解放干部,是“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李德生按照毛泽东、周恩来、叶剑英有关解放干部的谈话精神,以及批转给他的对受林彪迫害的高级干部来信或口头指示,抓紧落实干部政策的工作,他认为这是纠正林彪错误路线的最实际的工作。

当时解放干部,在中央政治局,有江青、张春桥捣乱;在基层,有受极左思潮严重影响的某些干部的干扰,增加了工作的难度。

解放干部的例子有很多。

比如,原高等军事学院政治委员李志民上将,“文化大革命”中被“打倒”。经过总政治部调查,所有罪名都不存在,李德生正准备给党中央写报告,建议解放和使用。不料中央办公厅信访部门转来一封写给毛泽东的匿名信,指控李志民有重大历史问题。

按照规定,凡是给毛泽东的信件,处理结果是要报告毛泽东的。此时已是1972年三四月,李德生叫总政治部立即派去人到李志民的家乡再做调查,终于弄清所谓历史问题纯属子虚乌有,并取得证明材料回来。当时群众中有个顺口溜:“花上八分钱(指的是当时一封平信贴八分钱的邮票),够你查半年”,讲的就是乱告状的。

调查的同志回来,已经到了4月底,李德生立即给党中央写了报告,第二天,终于安排李志民参加五一国际劳动节活动,列入新华社“五一”新闻稿的见报名单之中。当时,“五一”、“八一”、“十一”这几个重大节日活动,名单见报不见报,往往被看成是一个人政治命运如何的晴雨表。

再如,1972年7月,毛泽东问李德生,你这位北京军区司令员,知道杨勇、廖汉生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毛泽东接着说,我看廖汉生和杨勇一样,是无罪的,都是没有经过中央讨论,而被林彪指使个别人整下去的。毛泽东要求先把他们接回北京。李德生打听到他们被“监护”的地点,派人接回,安排在京西宾馆休息,并且建议安排他们参加八一建军节的活动。

随着老干部的解放,1972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八一建军节、十一国庆节的活动,新华社的新闻稿都发了大名单,越来越多的老干部名单见诸报端,引起了全党、全国、全军的注意。

解放干部,一个一个解决,实在太慢。怎样才能加快进度呢?

1973年3月9日,周恩来抱病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周恩来传达了毛泽东的意见,议定了几项事情。其中关于落实干部政策和干部处理问题,指定由纪登奎、李德生、汪东兴等将党、政、军受“审查”的干部,提出先易后难的解决方案,提交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后报毛泽东。这样,“先易后难”就成为当时解放干部的一个重要方法。

李德生感到这样做很好。一个一个解决,是“手工业”的办法,太慢了;成批解决,是“工业化”的办法,这就可以大大加快解放干部的进度。他立即将会议精神,向总政治部党委作了传达,并且在叶剑英的直接领导下,由总政治部组织抓好这一工作。

总政治部落实政策办公室负责具体工作。这个办公室是“九一三”后成立的。总政治部落实政策办公室夜以继日地工作,提出首批解放的175位将军的名单,表册经总政治部党委研究,军委办公会议审议后,报送到中央办公厅。

这个时候,中央已经为召开党的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做准备,解放干部,实际上是召开十大的组织准备的一个重要方面。

政治局讨论解放干部的三本名册,其中军队的一大本共有175名。他们都是曾经授予少将以上军衔的军队高级干部。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戴上各种政治帽子,有的被关押,有的被下放劳动。总政治部总的意见是,建议解放,恢复原待遇,重新分配工作。

按照原来的设想,这个做法把所有被“打倒”的干部全部列出来,而且同类型的干部放在一起,可以加快审查进度。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周恩来请大家先把材料看一看再讨论。可是江青、张春桥不断发难,时而说“这个材料不真实”,时而说“材料里没有了罪行部分”,时而说“定性定低了”或“定错了”,时而说“这样的结论,否定了造反派的功劳”,甚至说“你们包庇了坏人”,企图挑起争论。

每遇到这种情况,周恩来都会及时出来说话。他概括地叙述事情的来龙去脉,反问道:“这种事能扣这样的帽子吗?”175名军队高级领导干部,本来应当成批解决的问题,依然是一个一个讨论,几乎对每一个人,江青、张春桥都要抓住一点小事,挑挑“毛病”。这样拖延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讨论完毕,终于全部获得通过。当然,由于“文化大革命”在总体上没有被否定,江青一伙还在干扰,这些领导同志的解放,许多人都留下要“正确对待群众、正确对待自己、正确对待文化大革命”的尾巴,分配的职务大都低了一级。但是,正是由于这些领导同志得到解放和重新工作,在后来同“四人帮”的斗争中,他们起到了中流砥柱的重大作用。

叶剑英元帅身临其境,饱尝个中滋味。在江青等人胡搅蛮缠的时候,他端坐在那里,极其愤慨地写下了一首五言诗,形容当时的艰难和周恩来的良苦用心:“一匹复一匹,过桥真费力,多谢牵骡人,驱骡赴前敌。”

一九七五年中央军委扩大会议

林彪反革命集团覆灭后,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结成的"四人帮"企图插手军队,夺取军权。在毛泽东支持下,党中央坚定地阻止了江青一伙"组阁"的阴谋,确定邓小平担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1975年1月,党的十届二中全会选举邓小平为中共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常委,并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同月召开的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仍任命周恩来为国务院总理,任命邓小平为国务院副总理。不久,由毛泽东、周恩来提议,邓小平主持党中央、国务院日常工作。

邓小平复出后,1975年1月25日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机关团以上干部会上提出了整顿军队的方向。邓小平说:“毛泽东同志提出军队要整顿。军队的总人数要减少,编外干部太多要处理;优良传统要恢复。”“军队的整顿,一个是要提高党性,消除派性;一个是要加强纪律性。”

1975年2月5日,中共中央发出3号文件,通知:取消军委办公会议(成立于1971年10月),成立中央军委常务委员会,由叶剑英主持。

1975年,邓小平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讲话为了落实毛泽东提出的"军队要统一"、"军队要整顿"的指示,中共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于1975年6月24日至7月15日在北京召开。参加会议的有:中央军委常委,军委各总部、各大军区、各军兵种、国防科委、国防工办、军事科学院和军委直属军事院校的负责人,共70多人。会议由叶剑英和邓小平主持。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军队的思想作风和组织问题,集中讨论和通过了《关于压缩军队定额、调整编制体制和安排超编干部的报告》。

邓小平、叶剑英分别就军队的整顿作了重要讲话,全面系统地阐述了军队整顿的必要性、目标、任务及其伟大意义,并就整顿的具体工作作统一部署。徐向前、聂荣臻作了重要发言。会议遵照毛泽东关于"军队要整顿"、"要准备打仗"的指示精神,深刻分析了国际国内形势和军队存在的问题,并确定了解决军队问题的办法和措施。

关于战争形势。会议认为,世界革命和战争的因素都在增长。一方面是战争不可避免;另一方面是战争可能推迟。中国有必要也有可能争取更多一些时间,做好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等项工作,在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上相应发展国防力量,准备应付霸权主义可能强加给我们的战争。

关于军队的状况,会议认为,军队总的来说是好的,经得起考验。但由于林彪一伙的破坏,存在的问题很多。会议研究确定,军队进行整顿,主要从3个方面展开:

一是“消肿”。调整编制体制,坚决把军队员额压减下来;精简机关,裁并重叠机构,安排超编干部;减少保障部队和普通兵员;一些部队平时实行精简编制,保留技术骨干和技术装备,保持一定数量的齐装满员部队,有重点地加强特种兵部队,在3年内将军队总员额减少60万人。

二是调整各级领导班子。解决软班子、懒班子、散班子的问题,纯洁组织,增强活力。

www.4858com,三是提高部队整体作战能力。抓战备,搞好预设战场建设、作战训练和改善武器装备。这几项工作的侧重点是提高部队各级干部的组织指挥和管理能力,加强国防科研工作,发展军工生产。会议特别提出,要把军事训练放在战略问题的一个重要位置上。

7月14日,邓小平在报告中主要讲了6个问题:

一、局势。邓小平指出:"毛主席向来就说,要准备打仗,战争推迟三年、五年有好处。过去,毛主席的革命外交路线争取了十年时间,还可能再争取五年,甚至更多的时间。""总之,时间重要。能争取两个五年就很好。""要在争取到的时间内,好好把我们的工作搞好。"

二、军队的状况。邓小平指出:"军队总的是好的。""我们军队的传统是好的。""由于林彪一伙的破坏,军队建设中存在的问题还不少……如果从报忧方面或者叫缺点、毛病来说,有五个字:'肿'、'散'、'骄'、'奢'、'惰'。"

三、军队要整顿。邓小平指出:"整什么?就是整上面讲的那五个字。这次会议我们搞编制。就是整'肿'字。但不只是整这个,同时还要注意解决'散'、'骄'、'奢'、'惰'的问题。要联系起来,解决这些问题。"

四、军委的工作。邓小平指出:"军委常委的同志已经商量过。军委工作实际上就是两件事,都是毛主席的话。第一件是,'军队要整顿';第二件是,'要准备打仗'。我们军队工作的纲就是这个。我们抓了编制,接着就抓装备,装备也要抓好。"

五、整编中的干部问题。邓小平指出:"在编制内配备的干部容易安置一些。问题是两个:一是在军队内部的处理问题,一是在地方安置的问题。有几十万干部到地方,地方承担起来,把他们安置好。""在军队内部,马上来的大问题,就是谁留谁去,谁在职谁不在职……留在军队的师以上干部,谁当正式职务,谁当顾问"。"顾问的问题,这是一件新事物,以后有些什么问题还要再看一看。总之,设顾问问题是我们军队现在状况下的一个好办法。不然的话,一级机关里面,司令、副司令,政委、副政委,参谋长、副参谋长,主任、副主任,打麻将可以开七八桌,这不行嘛,耽误工作。"

六、高级干部的责任。邓小平说:"我们都担忧啊!尽管是一部分现象,担忧是有理由的。所谓传、帮、带,培养我们的接班人,使他们党性强,作风好,能团结人就是要靠我们这些老家伙。过去几十年,军队总是很好的,我们是出了力的,是有份的。现在部队这些不好的现象能不能克服,真正把几十年的优良传统继承和发扬起来,靠我们。"最后,邓小平说:"以上几点意见概括起来,就是毛主席说的: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

7月15日,叶剑英在报告中讲道:

一、关于国际形势问题。叶剑英指出:"毛主席高瞻远瞩,根据国际形势的发展变化,提出了两个新的论断。一个是用阶级分析的观点,战略地规定了三个世界的划分……一个是指出革命和战争的因素都在增长,强调了战争的危险。""毛主席说,现在讲和平,我听得一些人讲,是要争取时间。美国人就跟我讲,争取时间。我也觉得这是个严肃问题,现在全世界人民考虑的问题。我们宁可放在这个'打'字上,不然就要丧失警惕,就要吃亏。毛主席的这些指示,非常重要。我们必须十分重视这个时间问题的紧迫性。""我们要充分利用毛主席革命外交路线赢得的时间,把军队整顿好、建设好,抢在战争爆发之前,做好一切战争准备。"

二、关于精简整编和安排超编干部问题。叶剑英指出:"由于林彪一伙的干扰破坏,把军队编组搞得很乱,很不适应打仗的要求。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毛主席、党中央确定军队进行精简整编,这是加强我军建设,准备打仗的一项重大措施。"精简整编"主要是精简机关,裁并重叠机构,减少部队和普通兵员,保留政治工作骨干和技术骨干,有重点地加强特种兵部队。""通过精简整编,可以把部队搞得比较精干,进一步提高部队质量,提高作战能力","可以给国家的工农业建设增加力量,有利于把经济建设搞上去。""精简整编的重点是机关。""编制确定以后,要严格执行。编制表就是法规,不能自行修改。以后,增加单位、增加人员要经军委批准,要保持编制的严肃性。"

"精简整编,相应的有一个安排超编干部的问题。总的精神是,既要精干现有的领导班子,又使超编干部各得其所;既有利于部队平时建设,又适应战时部队发展的需要;既能发挥老干部的作用,又有利于中、青干部的成长。"

"设置顾问,是为了精干领导班子,充分发挥老干部的作用。这是加强我军建设,加强战备的一项重要措施。" 7月19日,中共中央批转中央军委《关于压缩军队定额、调整编制体制和安排超编干部的报告》,以及邓小平、叶剑英两位副主席的讲话。25日,中共中央通知将两个讲话转发全党学习。这对当时全国各条战线正在进行的整编工作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这次军委扩大会议,在军队建设发展史上有着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会上提出的集中精力考虑军队长远建设,在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发展国防力量,把军事训练放到突出的战略地位,必须消除派性增强党性,坚决克服"肿、散、骄、奢、惰"等一些加强军队建设的思想、方针、原则,为军队的长远建设提供了有力指导。这次会议,连同会后进行的军队整顿,对后来中国政治产生了重大影响。它以其所具有的伟大而深远的意义而载入史册。

军委扩大会议以后,经中共中央、毛泽东批准,由叶剑英、聂荣臻、粟裕、陈锡联、杨成武、梁必业等组成的领导小组,从8月到年底,对各总部、各军兵种、各大军区、北京卫戍区、国防科委等25个大单位的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同时,对北京市及其附近战略要地的部队部署,也进行了调整。会议受到全军上下的热烈拥护。

叶剑英在军委扩大会议发表讲话时,特意脱稿提醒与会的军队高级干部:你们要注意,现在有的人到处送书、送材料、写信,把部队思想搞乱了。以后没有军委的同意,任何人不得这么做!不容许任何野心家插手军队,搞阴谋活动。

会议期间,他还采取个别谈话的方式,向出席会议的大多数高级干部打招呼,传达毛泽东对“四人帮”的批评,要求高级干部要听从毛泽东、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挥。

会后,中央军委提请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批准,组成叶剑英、聂荣臻、粟裕、陈锡联、杨成武、梁必业等人参加的调整班子领导小组,对各总部、各军兵种、各大军区等二十五个大单位的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

邓小平提出,“配备班子的时候,首先要把一、二把手选准,要选党性好、作风好、团结好的。”根据这一要求,调整方案重视对军政一把手和参谋长、政治部主任的配备;对陷入派性或在一个地方工作时间过长的干部进行大范围交流;对有些越级提拔上来的干部“挂职下放”锻炼或降职使用。

中央军委于8月和10月分两次下达调整命令。这次调整,把一些追随“四人帮”搞派性的人调整下去,把一批相对年轻的干部选进班子,增强了军队领导班子的纯洁性和活力。

1975年8月30日,经中共中央、毛泽东批准,中共中央军委发出《通知》调整配备中国人民解放军各总部、各军兵种、各大军区主官。名单如下:

总政治部主任张春桥,副主任梁必业、徐立清,傅钟、黄玉昆、田维新;

总后勤部部长张宗逊,副部长张震、贺诚、张令彬、张元培、李元、封永顺、张汝光、孔洪珍;

空军司令员马宁,政治委员傅传作,第二政治委员余立金;

海军司令员肖劲光,第一政治委员苏振华,第二政治委员王宏坤;

炮兵司令员张达志,政治委员张池明;

第二炮兵司令员向守志,政治委员陈鹤桥;

装甲兵司令员黄新廷,政治委员莫文骅;

工程兵司令员谭善和,政治委员王六生;

铁道兵司令员吴克华,政治委员吕正操;

国防科委主任张爱萍,政治委员陶鲁笳;

军事科学院院长宋时轮,第一政治委员粟裕,第二政治委员肖华;

军政大学校长肖克,政治委员唐亮;

南京军区司令员丁盛,第一政治委员张春桥,第二政治委员彭冲,政治委员廖汉生;

沈阳军区司令员李德生,政治委员曾绍山、毛远新;

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第一政治委员韦国清,政治委员赵紫阳、孔石泉;

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政治委员王平、刘建勋;

成都军区司令员秦基伟,第一政治委员刘兴元,第二政治委员李大章、政治委员严政;

昆明军区司令员王必成,政治委员周兴、刘志坚;

济南军区司令员曾思玉,第一政治委员白如冰、政治委员肖望东;

福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政治委员李志民、廖志高;

兰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政治委员冼恒汉;

新疆军区司令员杨勇,第一政治委员赛福鼎,政治委员郭林祥、司马义·艾买提。

当时,总参谋长是邓小平,副总参谋长杨成武、张才干、向仲华、彭绍辉、李达、王尚荣、胡炜、何正文、伍修权。

同日,中央军委通知,经中共中央、毛泽东批准,任命罗瑞卿、谭政、陈士渠、陈再道、王建安为中共中央军委顾问。

9月,中央军委开始调配军级领导班子,选配野战军、省军区军政第一把手,以及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机关的二级部、局的领导干部。

经过这次重大调整,全军一大批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冲击的领导干部重新走上领导岗位,使各大单位的领导班子不但在政治上得到很大加强,而且在组织上纯洁了,年轻了。通过调整军队各级领导班子,提高了军队的领导能力和指挥能力。1975年底,领导班子调整工作基本完成。

本文由美高梅登录中心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揭秘决定"文革"后中国政局走势的两次军队大整顿

关键词: www.4858com

上一篇:令人无语的婚姻观【www.4858com】

下一篇:没有了